以人的魅力展现黔南的魅力
黔南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从古至今,涌现了一大批名人名家、模范先进,发生过很多有影响的事件,创造出许多经验典型,是一片对历史对国家有贡献的土地。人物有中共“一大”代表邓恩铭,西南巨儒莫友芝,感动中国的残疾教师陆永康,商业巨子任正菲,苗家金凤凰罗秀英......
数风流人物,忆光荣历史,从先贤志士、身边先进身上,能够汲取丰富的精神食粮,增添无穷的精神力量。物质资源是有限的,精神财富是无限的,厚重的人文精神,正是我们加快发展,推进跨越必须很好挖掘和发扬的精神富矿。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榜样,就在我们身边。感动,经常在不经意时发生,让我们记录下每一个令人感动的人和事,让人性的光辉在此彰显,照耀和温暖这个世界。当我们的视野从一个个身边人的故事中真切地感受到真实的生活时,我们才体验到了从阅读走向生活,从生活寻找榜样,从榜样获得力量的乐趣!
让我们感谢那些曾经采访报道过黔南各行各业杰出人物的各大媒体的记者们,是他们的不辞辛劳才为世人留下如此宝贵的精神财富,才为本栏目的开办提供如此丰富宝贵的素材。
我们欢迎各界人士踊跃投稿,将黔南人民勤劳善良、自强不息、与时俱进的精神风貌通过互联网传播到全世界。
《浅谈黔南门户网站对发展黔南的价值和意义》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名人 - 谭盾:水族文化,被水擦亮的音符

谭盾:水族文化,被水擦亮的音符

——访国际音乐家、中国水族文化保护与传承全球宣传推动大使谭盾

时间:2010-3-8 11:25:31 来源:黔南热线 作者:司马星
-----------------------------------------------------------------------------------------

      他是囊括了世界当今最具影响的各大音乐奖项、被人称为“鬼才”的著名音乐家;
      他是“2006年影响世界的华人”的杰出代表;
      他是2007年上海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的音乐作曲和指挥;
      他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颁奖音乐和标志音乐的作曲家;
      因为曾与贵州侗族歌手在张艺谋的电影《英雄》的一次合作,使得他于2007年的夏天两度踏上贵州这片土地,并在水乡三都留下珍贵的记忆……
      原生态音乐文化承载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他在贵州找到了准确的答案。


      他的名字叫谭盾,美籍华人,生于湖南长沙,外公是贵州安顺人,知青生涯之后,197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并取得作曲硕士学位。1986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奖学金,随大卫多夫斯基及周文中学习并获得音乐艺术博士学位。之后是一串耀眼的光环: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格莱美最佳唱片奖;格文美尔古典作曲大奖;美国年度最佳作曲家奖;被《纽约时报》评为“年度国际乐坛最具影响力的十大音乐家”之一。2006年,被凤凰卫视等全球最重要的十家华文媒体评为2006年影响世界的十位华人。
      2007年5月、7月,谭盾先后两次到贵州听音寻路。前一次谭盾到贵州的目的是采风,以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颁奖音乐创作搜集素材;后一次是瑞典国家电视台要拍摄谭盾到贵州寻找音乐灵感的纪录片,与摄制组一同前来的还有瑞典斯德哥尔摩音乐厅执行总监斯蒂芬•福斯伯格。在贵州期间,谭盾发现贵州的原生态音乐非常丰富。在三都、丹寨等地,谭盾亲耳听到了他魂牵梦绕的贵州风味浓烈的侗歌、苗歌和水歌。2010年3月,他受聘为中国水族文化保护与传承全球宣传推动大使。

谭盾先生接受媒体采访

      贵州的原生态音乐保护得很好,如何推向世界是一道大课题

      记 者:2007年你到贵州三都等地采风时,对水歌似乎很痴迷,为什么?
      谭 盾:原生态讲究天地人和,我听了水族情歌《瑶人山恋歌》后,感觉“天地人和”这个质朴的含义表现得很充分、饱满。把许多关于水的情怀集中在一起,和谐地表达水族人民对生命和生活的热爱,我想这就是水歌能打动人的重要原因之一。以前我只听说过贵州有个中国唯一的水族自治县,很想到那里去感受水文化。2007年我第一次到三都,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感觉很特别,尤其是那个铜鼓演奏,方式很奇特,两个乐师,一人敲打铜鼓,另一人用另一只铜鼓的口子对着“母鼓”有节奏地一上一下,由于传播的方向受到改变,铜鼓的声音显得很神秘。
      记 者:当时你还拉你的老同学陈远林做搭档,充当了一回水乐“打击乐手”。
      谭 盾:是的。陈远林是贵州人,他曾是中国电子音乐第一人,现在也在美国,我们经常合作。我和他演奏铜鼓,在翻动铜鼓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已被水文化浸润、融化。这样的“演奏”方式,太有意思了!我走过世界各地,还没看见过这样的演奏方式。音乐的本质是还原生活本来的面目,这个铜鼓演奏就是一个例证。这种演奏方式是水族音乐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它之所以能在水乡流传千年,证明它传递的声音能够直达人们的灵魂,而这正是音乐的魅力核心所在——让你感动,让你激动,让你为民族音乐传承不自觉的付出。作为音乐家,我要寻找的正是这样的根籁。
      记 者:水族音乐作为水族文化的一个部分,与已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马尾绣、水书和端节成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产,在水族音乐的保护和传承方面,我们还需要做什么样的努力?
      谭 盾:水族文化源远流长,它的传承需一些有效的载体来完成。这个载体也许就是一个叫做《水乐》的东西。从三都回美国后,我很快写出了《水乐》,并在上海的一个游泳馆里演奏。各种形态的水都是音乐,都能够成为我们的精神享受。每次奏《水乐》,我像是在祈祷,水就像一面镜子,从中你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大自然的思想。水族文化与水文化,我认为一直是一个有机融合在一起,又各自有特点的东西。要想保护好水族音乐,首先认识到它的重要性和原根性。最高的音乐境界追求原根性。其次是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它,爱它,让它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唤起人们心里的情感涌动。作为中国水族文化保护与传承的全球宣传推动大使,有责任和义务做好这份工作。
      记 者:你对水情有独钟,水在你的眼里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谭 盾:水是什么?我觉得水是生命开始的声音,可现在,我更觉得水就是眼泪,大自然的眼泪,我每次旅行,都觉得很难找到一处干净的水源,几乎地球的每一处都被污染了,这让我觉得很难用我的音乐来歌唱。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水是透明的、清澈的,由此而来的水声更是动听无比,虽然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对儿时的净水仍保留了完美的记忆,无论是中国历史还是文学,或者是中国古代音乐、绘画以及哲学,都蕴含着一种愿望,那就是万物守衡,生命和谐的哲理,这份平衡必然是自然,人类和环境之间的和谐。今天我会常感叹,拥有这样的平衡与和谐是可望而不可及了。在三都采风时,我感觉那里的水非常的美妙,它可以成为音乐,成为感召我们的精神世界的因子。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这些记忆里寻找我创作的感悟,然后设法用新的表现方式来重现这份儿时的经历。
      记 者:你似乎很喜欢水之类的大自然的声音,认为水声也是一种音乐,为什么?
      谭 盾:原生态音乐本身就是一种生命的交往。所有的民族都喜欢水,水能使你想到 “从哪里来”这个问题。语言出现之前,就已出现了打击乐。后来出现了水乐,也就是水的声音。婴儿在肚子里听到的唯一音响,就是羊水的声音。孩子再调皮,只要他一听到水声,就会很安静。水的声音是最有文学和哲学特质的,它以音乐的形式出现,是人们的生命需要它,人们的生活和劳动需要它。把大自然的声音引进音乐里面,这是世界许多民族音乐的共性。
      记 者:不光是《水乐》,你的音乐作品中,水的声音经常在里面呈现,大自然的那种亲切感扑面而来。为什么要在音乐中注入那么多大自然的元素?
      谭 盾:我们每个人天天都与水打交道。这是人类不离不弃的一个古老命题。每天我们在河里洗东西——洗衣服,洗澡。女人在洗衣时用木槌的敲击的节奏很美,很有节奏,因此,我把这些洗衣的槌声、游泳的声音、身体击水的声音、水花跃动嬉闹的声音、水泡汩汩的声音都写进了交响乐中。从技术层面上来看,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创作过程,因为你得先找到水素材的声音和色彩,然后将它们与交响乐队的音色相互作用,使二者自然地合而为一。每天我苦苦思索,这种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其实,我并不是在寻找非比寻常、从未被使用过的音乐之声,我是在寻找我自己,因为只有找到了自己,才能找到我自己的音乐语言,我的创作理念,就是把视觉与听觉、自然之声与交响音乐,东方与西方、内在与外在,旧与新、过去与未来,把这些不同的面融合成自然的一体,也就是让这个“1+1=1”,而不是“1+1=2”,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巧妙而苦难的过程,同样也必定是非常个人化的一种表达。有机音乐就是天人合一,当我在水乡三都听到水歌时,我真觉得我是听到了颜色,看见了声音,呼吸进了山谷和宇宙。这些水族姑娘真美,他们从自然来,生活在自然,歌唱着自然。这里,生活是音乐,音乐是生活,是生命再生的声音。水族文化,就是被擦亮了的一个音符,只等我们把它串连起来,成为一个可以整体呈现的音乐作品。
      记 者:听说你两次来贵州的水乡等地行走不叫采风,而是叫悟道,为什么?
      谭 盾:音乐中无处不“道”,这个“道”是不可言,只能悟。水族的音乐充满了水的灵性,它有一种“道”的东西在里面,不管你信不信,这个“道”是存在的。听了水歌后,有很多感悟和启发。水歌里的伴奏乐器——铜鼓,被演奏者敲打出来的音乐,用声律学来解释,根本就说不清。采风采风,有的采曲调,有的采风格,有的采道。我就是属于采道的那种人。作曲是用结构的语言去阐释一个生命。音乐与生命息息相关,而生命无处不充满“道”。音乐作品无“道”,就只能是一具空壳。
      记 者:你是一个有非常强烈个人风格的作曲家。你认为,个人风格应该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上?
  谭 盾:我觉得个人风格一定是建立在非常深的文化的根的基础上,也是建立在非常深的个人的经验的基础上。对一个艺术家来说,他生活的经历、文化的根基越深越宽阔的话,他的个性的形成就会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成熟。我历来对中华文化、民族传统怀着一种崇敬之情,我的许多音乐,都刻着很深的中国印记,比如几年前在全球上演的歌剧《秦始皇》。走出去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但千万不要忘记,你的音乐的根籁,仍然在这片土地上。离开这片土地,你的音乐会失去方向。
      记 者:因为有个性,你也就成为了一个充满争议性的作曲家,被批评的主要原因,是你把人们认为不应该放在一起的东西放在一起,比如东方和西方、现代和传统,并尝试打破时间和空间的界线,你这些动作,是创新,还是颠覆什么?
  谭 盾:音乐艺术必须创新才能发出光辉。我觉得颠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看自己能不能感动自己,我做的所有东西都在感动自己。连自己都不感动,你还能感动谁?其实所有好的成功的艺术家,都要受到不同的争议。如果受到争议而作品没有人看,那作品可能真的有问题。但到目前为止,我的演出在世界各地,总是受到观众的注视和欢迎,我觉得这是对我的鼓励,也说明这种争议是有前途的。一个作品,如果社会不去争议它,身为作曲家,你会觉得很沮丧,因为大家都不关心,不感兴趣,也不去批评。音乐史不是由音乐家来写的,而是由观众来写,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跟观众分享,因为他们是决定历史的人。


链接:
      行走在创新路上的谭盾以其鲜明的音乐个性,赢得了无数的掌声,同时也引起很大的争议,成为音乐界的焦点人物。但不管怎样,他始终把中华文化的元素带进他的许多作品之中,并引起巨大的反响,如1997年7月1日他与著名大提琴家马友友、中华编钟乐团及亚洲青年交响乐团在香港回归庆典音乐会上合作首演的的大型交响乐《交响曲一九九七:天地人》,通过中国中央电视台的传播,全世界再次感受到这位“鬼才”的中国情结;2000年与彼得•沙勒合作的在维也纳首演的歌剧《牡丹亭》,被评论界誉为“后现代主义最杰出的歌剧”;2002年他在中国台湾导演李安的电影《卧虎藏龙》中所作的音乐,使他成为第一个站在奥斯卡领奖台上的华人音乐家; 2003年在湖南凤凰县城举行多媒体大型实地景观音乐会《地图》,美国探索频道专门拍摄了名为《寻找音乐的根籁》的长达30分钟的纪录片,并在全球多个国家播出;由他担任监制和音乐创作的河南嵩山少林寺《禅宗音乐大典》在2006年10月公演后,让人们再次见识到了他对中华文化的执著和痴迷。2007年9月,为上海世界夏季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谱写新曲《天地与我为一》并担任演奏指挥;2008年,他为奥运会创作的颁奖音乐和标志音乐,让人们再次感受到谭盾的进取之心和音乐魅力。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黔南热线信息评论管理条例》

一、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二、发贴请注意以下几条规定,若有违反,本站有权删除;
1、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违反改革开放和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论;
2、造遥,诽谤他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
3、带有暴力,色情,迷信的言论;
4、不得泄露国家秘密;
5、请勿张贴不实的消息,亲身经历请注明;
6、请勿张贴宣扬种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言论和消息;
7、请注意使用文明用语,请勿张贴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谩骂,诋毁的言论;
8、请勿张贴任何形式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