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的魅力展现黔南的魅力
黔南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从古至今,涌现了一大批名人名家、模范先进,发生过很多有影响的事件,创造出许多经验典型,是一片对历史对国家有贡献的土地。人物有中共“一大”代表邓恩铭,西南巨儒莫友芝,感动中国的残疾教师陆永康,商业巨子任正菲,苗家金凤凰罗秀英......
数风流人物,忆光荣历史,从先贤志士、身边先进身上,能够汲取丰富的精神食粮,增添无穷的精神力量。物质资源是有限的,精神财富是无限的,厚重的人文精神,正是我们加快发展,推进跨越必须很好挖掘和发扬的精神富矿。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榜样,就在我们身边。感动,经常在不经意时发生,让我们记录下每一个令人感动的人和事,让人性的光辉在此彰显,照耀和温暖这个世界。当我们的视野从一个个身边人的故事中真切地感受到真实的生活时,我们才体验到了从阅读走向生活,从生活寻找榜样,从榜样获得力量的乐趣!
让我们感谢那些曾经采访报道过黔南各行各业杰出人物的各大媒体的记者们,是他们的不辞辛劳才为世人留下如此宝贵的精神财富,才为本栏目的开办提供如此丰富宝贵的素材。
我们欢迎各界人士踊跃投稿,将黔南人民勤劳善良、自强不息、与时俱进的精神风貌通过互联网传播到全世界。
《浅谈黔南门户网站对发展黔南的价值和意义》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文人墨客 - 韦昌国:做记者要“实”,当作家要“虚”

韦昌国:做记者要“实”,当作家要“虚”

 

时间:2009-6-26 16:26:36 来源:黔南热线 作者:庞飞
-----------------------------------------------------------------------------------------

      1984年,年仅18岁的他,在湖南《年轻人》杂志发表了第一篇杂文,并获得10元稿费——这相当于他工资的四分之一。从此,他开始走上了文学的不归之路。
      1998年,他的小说处女作《断腿孙棋》获《夜郎文学》小说竞赛一等奖,此后不久又在《民族文学》发表小说《山猴之死》。这两篇小说的发表,激发了他更大的创作激情。
      2007年,国内最有影响的文学刊物之一——《收获》发表了他的小说《城市灯光》,这也是黔南作家第一次登上《收获》纸页。随后,该小说被收入《2007中国最佳短篇小说》。
      2009年,作为黔南州创作势头正猛的他,和武侠大师金庸等,同批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他就是韦昌国。
      如论工作经历,韦昌国已是几经周折,先是气象员,后是秘书,其间转道新闻行业,任职于黔南日报社。现在,行走于黔南大地的韦昌国,一边采访民生冷暖,一边思索人间爱恨。
      新闻和文学,两者离他如此之近。
      6月25日晚间,记者通过邮件,对韦昌国进行了专访。

      记   者:韦老师是哪年开始文学创作的?最初涉足写作最偏爱什么文体?为什么?
      韦昌国:大约是1984年春吧,我在湖南的《年轻人》杂志发表了几百字的言论文章,稿费10元,当时这是我月工资的四分之一,非常兴奋。更主要的是,我以为自己可以当作家,此后就坚持写。当时写诗占多数,为什么偏爱诗歌呢,其实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正是青葱岁月,激情似火,写诗是很正常的。可惜写了6年,只发表了一首6行诗。散文大都写在日记本上,不敢投稿。也亏了这些日记,虽然支离破碎,但是我养成了观察、思考和写作的习惯。
      到1995年,发表了几十篇杂文和散文。此后开始涉足小说,但都是在制造废稿,压在箱底。直到1998年底,我的小说处女作《断腿孙棋》获得《夜郎文学》小说竞赛一等奖,此后不久又在《民族文学》发表小说《山猴之死》。确切地说,这才算开始文学创作。这条路,我走了很长,比起很多作家,步伐实在缓慢,作品量也很小。

      记   者:韦老师十分擅长写小人物,这些小人物生活在底层,有悲也有喜,您是如何发现并挖掘到这些形象的?
      韦昌国:关于“底层”和“小人物”这个问题,我也是近年才感觉到的。最早写《山猴之死》,缘于我出生在北盘江边上的一个道班,那里山高谷深,十分闭塞,后来参加工作分配在县里,接触的是底层民众,再后来调到《黔南日报》当记者,每天奔跑在小城镇和乡村。我出生在底层,生活、工作也在底层,自然也只能写自己熟悉的底层的小人物了。
      很多年前,偶尔看到日本作家三浦哲郎的小说《忍川》,这篇几千字的小说发表后即获得大奖,三浦哲郎被誉为“描写平民生活的圣手”,对我震动很大,得到的启发是,小人物其实就是人民大众,是社会的主流,通过他们的生活遭遇、生存状态、悲欢离合,就可以看到时代脉搏的跳动。同时,写作他们,也能更为方便去处理生活,表达对人生社会的思考。
      至于说如何发现并挖掘到这些形象?我以为,发现他们并不难,因为都是左邻右舍:地摊上下棋的,街头打工的,挖沙铺路的,引车卖浆的……只要你关心他们,就是文学上常说的怀有“悲悯之心”,你就会喜欢并观察他们,和他们一起高兴或者悲伤。当然不可能都一一写到,就将他们整合成为一个人、一群人,然后加工成一个个故事。
      我很高兴人们说我是“底层写作”,尤其是省作协副主席、贵州文学院的副院长苑坪玉老师在给我即将出版的小说集作序时提到这个词,给我很大鼓励。严格说来,因为生活经历的限制,我不熟悉城市,也不熟悉乡村(只在幼年在老家农村生活过两年),只能写类似“城乡结合部”这样的人和事,我也一直这样为自己定位。当然了,我不可能成为“圣手”,只是把它作为一个目标去追求。

       记   者:您的《城市灯光》2007年发表于全国最有影响的刊物之一——《收获》,应该说这代表了您创作的一个高度。在小说中,您想表达一种什么样的现实?
      韦昌国:小说上《收获》确实难,或者说对我很难。 “高度”不敢说,但也算实现了一个目标吧。三年前被选上州作协副主席后,由我分管创作,加上2007年成为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我就暗暗在向国家级刊物“进攻”,总算心血没有白费。
      在这篇东西里面,我想说的是“农民工”的问题,因为在未来的几年内,将有数亿农民涌进城市,这是中国社会的大潮流。我想通过小说中主人公的命运,给农民工一点希望的亮色,这是我的理想,但是现实中很少能达到。农民工在城市里干着最苦最脏的活,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保障,甚至起码的尊重。虚幻迷离的“城市灯光”吸引着农民进城,同时,为了生存,他们的善良本性也会受到某些污染。

 第  1  2  3  页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黔南热线信息评论管理条例》

一、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二、发贴请注意以下几条规定,若有违反,本站有权删除;
1、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违反改革开放和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论;
2、造遥,诽谤他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
3、带有暴力,色情,迷信的言论;
4、不得泄露国家秘密;
5、请勿张贴不实的消息,亲身经历请注明;
6、请勿张贴宣扬种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言论和消息;
7、请注意使用文明用语,请勿张贴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谩骂,诋毁的言论;
8、请勿张贴任何形式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