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的魅力展现黔南的魅力
黔南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从古至今,涌现了一大批名人名家、模范先进,发生过很多有影响的事件,创造出许多经验典型,是一片对历史对国家有贡献的土地。人物有中共“一大”代表邓恩铭,西南巨儒莫友芝,感动中国的残疾教师陆永康,商业巨子任正菲,苗家金凤凰罗秀英......
数风流人物,忆光荣历史,从先贤志士、身边先进身上,能够汲取丰富的精神食粮,增添无穷的精神力量。物质资源是有限的,精神财富是无限的,厚重的人文精神,正是我们加快发展,推进跨越必须很好挖掘和发扬的精神富矿。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榜样,就在我们身边。感动,经常在不经意时发生,让我们记录下每一个令人感动的人和事,让人性的光辉在此彰显,照耀和温暖这个世界。当我们的视野从一个个身边人的故事中真切地感受到真实的生活时,我们才体验到了从阅读走向生活,从生活寻找榜样,从榜样获得力量的乐趣!
让我们感谢那些曾经采访报道过黔南各行各业杰出人物的各大媒体的记者们,是他们的不辞辛劳才为世人留下如此宝贵的精神财富,才为本栏目的开办提供如此丰富宝贵的素材。
我们欢迎各界人士踊跃投稿,将黔南人民勤劳善良、自强不息、与时俱进的精神风貌通过互联网传播到全世界。
《浅谈黔南门户网站对发展黔南的价值和意义》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文人墨客 - 徐必常:一首好诗什么都不能缺

徐必常:一首好诗什么都不能缺

 

时间:2009-6-26 14:50:07 来源:黔南热线 作者:庞飞
-----------------------------------------------------------------------------------------

      生于铜仁思南,初工作于务川,现在任职于独山文联。
      徐必常的工作轨迹再简单不过,却已耗费他半生时光。
      这些地域上的偏僻,使他“学会了喝酒,也学会了说粗话”,更重要的是,他“学会了用笔来说话。”
      这些“话”,到如今已是厚厚一叠,累成了诗集《朴素的吟唱》及其他。
      现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的光环又如期而至。于他,是“战战兢兢,如覆薄冰”;于黔南的诗人,却是莫大的鼓舞。
      6月26日,记者和徐必常信息往来时,他的性情溢于言表。而谦虚,也伴随始终。

      记   者:徐老师是哪年开始文学创作的?
      徐必常:文学创作谈不上,但练笔还是练得早。初中时就开始练。说来您也许不相信,我开始练的是旧体诗。现在回过头来看,是顺口溜。如果说顺口溜也算诗,那就算诗歌吧!这么多年来,我最偏爱的还是诗歌。有两个原因:其一,诗歌适合于懒人做,草草的几个字,就完事了;其二,是认识上的问题,原先以为,把长句子砍短,再在短句子上加上几个感叹号就是诗了,结果却不是。当自己认识到不是的时候,知道自己上了当,不轻易间上了一艘什么标志都没有的“贼”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你看,我这个人笨得,到了没药可治的地步。

      记   者:当代诗歌创作,不少诗人都或多或少地受到前辈(或西方)诗人的影响,那么在诗歌创作道路上,您受谁的影响最深?
      徐必常:受前辈的影响是肯定的,诗歌也有血脉,也有传承。我始终认为天上不会掉下一个作家或诗人,作家或诗人就像地里的植物,他首先得有种子。影响我的诗人很多,或者说我从众多诗人的身上吸取了营养,就像我们活着,从众多的食物中吸取营养一样,我甚至喜欢从80年代、90年代作家、诗人的作品中吸取营养,他们的很多东西,是我没有的。但是人都是偏食的,人一偏食,多吸入的那部分肯定会抢占更多的地盘。如果硬要我从众多的诗人中列举出一两个名字,那古代的我选杜甫,外国的我选意大利的萨巴,现代的我选艾青。萨巴的作品我读得不多,但就他那首《山羊》,我就选他了。

      记   者:您生于思南,工作在独山,两地均是偏僻之地,但您的诗歌文本,就我读到的来说,写作对象也没有局限于乡土,这和您的生长环境有关吗?您是如何做到的?
      徐必常:其实我还在遵义的务川工作了差不多三年,那是1986年7月至1989年5月,应该说是三者都是偏僻之地。这个偏僻不只是地域上的偏,更多是文化上的偏。我17岁前只进过两次县城,一次是初中想考中专,结果没考上;一次是高中想考大学,结果也没有考上,倒圆了一个初中考中专的梦,一个苦涩的梦。我有19年在矿山工作,在那里我学会了喝酒,也学会了说粗话,也学会了用笔来说话。写着写着,我突然发现,不是我自己要写,是我身后站着的那一群人逼着我在写。您是知道的,我相当的一部分作品很草根,因为我是众多草根里的一棵。我也想写乡土,但我老是写不好,有那么多优秀的乡土诗人,我想,少我一个也没有关系。结果就把东西写成现在这个鬼样子。

      记   者:您的诗歌,我的感觉是,读起来像是水波不兴,但却很大气、奔放、自由、而且感情很丰富和充沛,您认为,诗歌的语言技巧和思想内涵,究竟谁更重要,你偏向于哪一边?同时,您又将如何将它们融合?
      徐必常:我认为一首好诗什么都不能缺。就像铁,纯铁不行,它太软,于是就加碳,光加碳也不行,它太脆,于是就得加进其它东西,要不然就成不了好钢。这方面我也做得不好,写了这么多年,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写出一点能让自己满意的东西,不少的时候我老是关起门来自己生自己的闷气,甚至扇自己的耳光。当代著名诗人林莽老师说过:诗歌是一门手艺,诗人是工匠(大意如此)。我们有了激情,有了题材,但老是弄不出好作品,这怪不了谁,怪自己,自己技不如人,自己得加倍修炼。

      记   者:在您创作的诗歌当中,哪一首,或者哪一组,最花心血?请您谈一下过程。
      徐必常:远的记不清了,近的有两组。一组是《献给查干湖》,一组是《在佛门口咂生活的味道》。两组按理说都是应景之作,结果我把他写得非常的不应景。前者,一组诗写了三个月,写了又改了了又写,自己和自己较上了劲,就这组诗的产生过程我写了一篇随笔发在《诗刊·下半月刊》2007年12期,连同这篇随笔一同发表的还有一组诗歌《在前郭大地上》,那是我看到后的查干湖;后者,时间要短一些,但还是用了两个月。我写东西一向很慢,慢到就像用土法酿酒,先得制好曲,再选上好的粮食,再发酵,再烤……你看,我老土得……

      记   者:我从博客上看过您的一些作品,每去一个地方,您常常都会写一些诗歌,比如到遵义、罗甸等地,我能够感觉您对您所到过的地方都很用心。但也有人认为,这样的诗歌有应景之嫌,文学价值打了折扣,徐老师您是如何看待的?
      徐必常:别人说总有别人的道理,我做也有我做的道理。别人的话我听,别人掏心窝子的话,那是可以当良药来服用的。我也承认这些作品有应景之嫌,人在江湖,江湖又有江湖的规矩。但我每写这类东西的时候,就像您说的,是用心来写的。为什么我要用心呢?中国传统的诗歌中有一种东西人们渐渐把他冷落了,那就是旅游诗。其实旅游诗与好了是一个很不错的东西,古代诗歌中那么多名篇,都与旅游和山水有关。我还是前面说的那句话,关键是我技不如人,要是技哪一天如人了,说不定就能弄出一两首让自己沾沾自喜的东西来,嘿嘿……


 
      记   者:您的不少诗歌作品,在全国征文活动中都获得过大奖,比如《献给查干湖》就获得诗刊社举办的吉林查干湖杯“我们美丽的湖”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我看过这组诗歌,里面写得非常美。而我曾经听您说过,在您写作之前您并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您是如何让自己“身临其境”的?
      徐必常:诗歌的三个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就《献给查干湖》来说,除了具体的地名,我写了一些这个地域以外人们共有的东西,一是劳动,一是感恩。我虽然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但我成天都在劳动,我常怀一颗感恩之心。对劳动的歌颂和对神、对湖、对人,对世界的感恩是这组诗的魂,如果没有这些东西,评委们是不会把这一个头奖评给我的。文学是人学,我只是借了查干湖这个神圣的湖,装了自己的思想。
 

 第  1  2  页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黔南热线信息评论管理条例》

一、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二、发贴请注意以下几条规定,若有违反,本站有权删除;
1、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违反改革开放和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论;
2、造遥,诽谤他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
3、带有暴力,色情,迷信的言论;
4、不得泄露国家秘密;
5、请勿张贴不实的消息,亲身经历请注明;
6、请勿张贴宣扬种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言论和消息;
7、请注意使用文明用语,请勿张贴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谩骂,诋毁的言论;
8、请勿张贴任何形式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