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的魅力展现黔南的魅力
黔南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从古至今,涌现了一大批名人名家、模范先进,发生过很多有影响的事件,创造出许多经验典型,是一片对历史对国家有贡献的土地。人物有中共“一大”代表邓恩铭,西南巨儒莫友芝,感动中国的残疾教师陆永康,商业巨子任正菲,苗家金凤凰罗秀英......
数风流人物,忆光荣历史,从先贤志士、身边先进身上,能够汲取丰富的精神食粮,增添无穷的精神力量。物质资源是有限的,精神财富是无限的,厚重的人文精神,正是我们加快发展,推进跨越必须很好挖掘和发扬的精神富矿。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榜样,就在我们身边。感动,经常在不经意时发生,让我们记录下每一个令人感动的人和事,让人性的光辉在此彰显,照耀和温暖这个世界。当我们的视野从一个个身边人的故事中真切地感受到真实的生活时,我们才体验到了从阅读走向生活,从生活寻找榜样,从榜样获得力量的乐趣!
让我们感谢那些曾经采访报道过黔南各行各业杰出人物的各大媒体的记者们,是他们的不辞辛劳才为世人留下如此宝贵的精神财富,才为本栏目的开办提供如此丰富宝贵的素材。
我们欢迎各界人士踊跃投稿,将黔南人民勤劳善良、自强不息、与时俱进的精神风貌通过互联网传播到全世界。
《浅谈黔南门户网站对发展黔南的价值和意义》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名人 - 北京一位NGO工作者的独山情结

北京一位NGO工作者的独山情结

 

时间:2009/6/11 16:03:20 来源:黔南热线 作者:文龙斌
-----------------------------------------------------------------------------------------

      身为NGO工作者的徐红恩是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文化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华海峡两岸交流促进会副秘书长、中国艺术家交流中心文化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更是荆州三国暨关公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电影《赤壁(下)》宣传策划人之一。他于今年5月来到独山,以独山抗日题材先后撰写《独山深河桥阻击战》、《独山精神》、《独山战役之关键力量》、《独山战役之光荣之师》、《侵华日军在独山遭遇滑铁卢》等相关文章在新浪博客上发表,其中《独山深河桥阻击战》在发表后引起了网友的强烈反响,第三天便置顶新浪论坛“新浪杂谈”。 

 
认识徐红恩


      徐红恩是土生土长的贵阳人,部队退役后曾先后在政府企事业等任职,2002年去到北京从事NGO与文化工作,以执着追求和敢闯打拼的精神在北京文化圈慢慢打响知名度。
      他和每一位身处在异乡的游子一样,有着一股浓烈的家乡情结,总想寻找机会为家乡做点什么?
      说起独山,生长在部队大院的徐红恩小时候曾经听大人说,日本鬼子打到独山后不久就投降了,当时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只在记忆中留下一件未了的事……,今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徐红恩在搜弧网看到网名叫“红尘影师”的博文《黔南事变与少数民族的抗争》,牵引出他对此段历史潜藏心底多年的记忆,更激起他对独山抗战文化的极大关注。
      今年“五·一”,徐红恩专程从北京飞贵阳,又从贵阳自驾车来到独山进行深入采访。从5月3日至9日,他先后到独山抗日文化园、深入荔波茂兰的黎明关、板寨等黔南及独山抗战沿线采访,登门拜访了见证当年“黔南事变”如今已是八旬的周锦江老人,在深河街还找寻到了亲历深河桥战事的76岁的李治国大爷,听李大爷述说当年难民逃难的情形,在布依山寨听寨主的儿子讲述先辈当年抗日的故事……,更让徐红恩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在深河桥北岸的山坡上看见如今保存尚好的“战壕工事”,凭他当过兵的经历判断,这些“战壕”一定是当年29军的士兵为阻击对岸日军所修筑的工事,徐红恩兴奋的顾不及荊棘划破衣裤,跳下壕沟怒视对岸来犯之敌,体会当年那场血与火的交战……
      在采访中徐红恩得知《黔南事变与少数民族的抗争》一文乃笔者的文章,于是多方辗转找到笔者的联系电话。在他即将返回贵阳之日,希望能够约见笔者。
      热爱文化、关注历史,共同的话题,也许是文化人之间的某种默契,徐红恩七天的自驾采访和一定要与笔者见面的执著,可见他要为独山抗战文化揭开面纱的历史感、使命感和责任感。而笔者听说有个来自北京的文化名人要采访本人,交流独山抗战文化的研究体会,心中也是激动良久。
      5月9号大清早笔者从外地出差赶回独山时已过中午,按照一般酒店中午十二点退房规定,徐红恩已被入住的酒店从房间“赶”到了大厅,俯身在低矮的茶几上专注地敲打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几个黑体的《独山精神》标题首先映入笔者的眼帘,接下是一长串的文字……笔者终于见到了徐红恩。
      徐红恩穿着朴实,态度温和,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朴实、真诚、谦逊,和徐红恩交流,感到很愉快。
      笔者同时还邀请了独山县政协原副主席、独山“黔南事变”研究会会长朱荃一起与徐红恩会面,向徐详细介绍了“黔南事变”的经过,以及我们研究抗战史的一些心得体会。我们仨一边品尝着贵州美食--独山盐酸和独山虾酸牛肉,一边愉快的交谈着。
      徐红恩在博客中这样写道:“黔南此行,得到了曾任独山县委常委、县委宣传部长现任独山政协常务副主席、独山县委统战部部长文龙斌;独山县政协原副主席、独山‘黔南事变’研究会会长朱荃的热情接待及大力支持,并为我提供线索及第一手史料,使我对独山战事有了较全面的认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初正是在二位领导的参与下,本着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积极筹备独山深河桥抗日文化园,为人们提供了一个了解历史,接受教育的基地。”看得出,徐红恩对我们提供的史料和相关情况有点如获至宝。
      在和徐红恩的相处和交谈中,笔者对他的了解逐步深入……
      今年1月,《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其文章《关帝庙感悟》,独树一帜的“关府文化”观点,掀起人们对荆州关公文化关注的热潮;4月,《人民日报》又刊载了徐红恩的文章《奥运缶与鼓盆歌》,继向世界推介荆州关帝庙后,《人民日报·海外版》再一次向世界推介荆州,荆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奇葩炫目亮相于世界面前。他在文中称,奥运会开幕式上,热情欢快的“击缶而歌”,向全世界展示了璀璨的华夏文明,彰显了当今中国的豪情自信。“击缶”这一古老形式得以气势磅礴地再现全球亿万观众面前,无疑在世人的记忆中留下深深的烙印。但古代的击缶究竟如何,大家都不得而知。徐红恩称,不过,湖北荆州却有一种鼓盆歌,与“击缶而歌”有些渊源。它称得上是荆楚文化的“活化石”。它可以远溯到三千多年前的《诗经》与《周易》,那时候鼓盆歌以娱乐为主,古代亦称之为“鼓盆·击缶”。徐红恩认为,鼓盆歌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荆州应该很好地做做非遗文章。徐红恩称,关注荆州的鼓盆歌,关注荆州的非遗保护,主要缘于到荆州时,见新闻中有市委书记应代明的一句话:当前,荆州不缺产品、不缺技术,缺少的是好的包装、好的推销和策划。因此,徐红恩撰稿推介荆州非物质文化遗产——鼓盆歌,并建议荆州包装、推销、策划好鼓盆歌。
      笔者在网上浏览,徐红恩的《奥运缶与鼓盆歌》一文在《人民日报》发表后,人民网、新华网、中国新闻网、中央精神文明办中国文明网、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等十多家中央及地方主流媒体相继转载。因为有了徐红恩的大力推荐和宣传,荆州当地政府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鼓盆歌高度重视起来,并聘请徐红恩担任顾问,加大鼓盆歌的宣传。
      一个地方、一种文化,需要不断有人去挖掘其潜力,宣传其成果,那么这个地方的文化品牌就会更加璀灿夺目。徐红恩就是这样的伯乐,这也是他身上所具有的NGO精神。

  
徐红恩与独山深河桥


      独山深河桥是中国近代史上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座桥。日军从卢沟桥开始发动侵华战争,在中国西南腹地最深入处即深河桥开始走向灭亡,它是侵略者灭亡的见证,是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丰碑。
      “深河桥抗日文化园”位于独山县城北9公里处,园区占地500亩,景区交通便捷,210国道和贵新高等级公路穿园而过。园区以自然生态、绿化空间和水体作为景观背景,主干路和次干路两条步行道作为整个景区骨架。“深河桥抗日文化园”是全国青少年教育基地、贵州省抗战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场所、贵州省国防教育基地、重要红色旅游景区,园区主要由入口广场、卢沟晓月、民族门、万魂墙、贵州省抗战陈列馆、黔南人民抗日纪念碑、烽火台等组成。贵州抗战陈列馆保存有大量抗战时期的文物,以及贵州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投身抗日救亡、英勇抗敌的历史事实。
      徐红恩刚到独山,就直赴深河桥抗日文化园,在陈列馆一呆就是5、6个小时,认真的参观、记录和拍照。
      徐红恩在《独山深河桥阻击战》这篇文章中这样说:“日军从独山深河桥撤退后,便节节败退,自独山之战后,日军入侵西南腹地的妄想破灭,深河桥成为侵华日军败亡的转折点,日本侵略军深入我国最远最后的地方就是独山深河桥,所以独山是在抗日战争史上有着特殊的和重大意义的地方。抗战史上因此有“北起卢沟桥,南止深河桥”之说。它是侵略者灭亡的见证,是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丰碑。可以说抗战八年中这是正面局部战场上唯一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利,此后至日本无条件投降近一年时间里,日寇再无反攻。”
      文章中,他的个人的观点新颖独特,“横扫了大半中国的日军在名不见经传的独山遭遇了侵华以来的滑铁卢,再一次证明了正义必能战胜邪恶,万众一心,再强大的帝国主义也便如纸老虎。独山战役的胜利,这不仅是普通民众保卫家园的胜利,更是中华民族顽强不屈的民族精神的胜利,必能带给当代人以更多的民族自豪感与民族精神力量。”“日军折戟独山,是独山人的自豪!更是贵州人精神力量的体现!”
      文章一定要有震撼力,如果平淡,没有深度,就不能敲击人们的心灵,而徐红恩的这篇文章,思想深度和观点都很鲜明。《独山深河桥阻击战》发表后,受到社会各方和新浪网友的关注,新浪论坛本着公民社会的责任,已把此文置顶。 

 
徐红恩与独山抗战亲历者


      “在接下来的几天走访中,探寻、记录并广泛查阅大量史料,随着对独山抗日战争了解的越来越深入,就越被英勇善良的独山人民所感动。”徐红恩在《独山精神》中这样写道。
      看到徐红恩写的《独山精神》这篇文章,笔者感到周身热血沸腾,不是因为自己是地道的独山人而激动,而是因为我在为自己是贵州人而感到骄傲。战争是残酷的,而人性是善良的。在面对战争,面对生与死的考验时,勇敢善良的独山人民,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保护着过往的难民,保护着幼小孤儿的生命。而这种精神,一直被深深的掩埋,是徐红恩,把它挖掘出来了。
      “让人难以忘怀的是,淳朴善良的独山人民在此时敞开了无私的怀抱,收容了大批落难、濒临死亡边缘的孤儿。收养孤儿在今天文明社会来看,越来越多的爱心工程既是行善的体现,又看似平常不过的一件事。可在60多年前的战乱时期,饥荒横行,养活自己都困难的独山人却将生的希望给予了这些无亲无故的孤儿。直到今天黔南一带仍有许多当年的孤儿,他们已经成为了祖父或者祖母,却不知道自己的祖籍在哪里,不知自己的亲人在何处。”“战争是冷酷的,独山人民让我们在这寒冷中感受到了人世间最真挚的温暖。独山人面对来犯之敌,同仇敌忾,奋起反抗抵御外侮的民族精神;对待同胞,无私奉献的仁爱精神,独山人展示了最感人的中国精神!也将被历史所铭记!”徐红恩在文章中,用采访的几个亲历者的讲述,再现了“独山精神”的伟大。
       阅读徐红恩的文章,内心是一种莫名的升华、莫名的感动……


 (作者系独山县政协副主席、中共独山县委统战部部长)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黔南热线信息评论管理条例》

一、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二、发贴请注意以下几条规定,若有违反,本站有权删除;
1、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违反改革开放和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论;
2、造遥,诽谤他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
3、带有暴力,色情,迷信的言论;
4、不得泄露国家秘密;
5、请勿张贴不实的消息,亲身经历请注明;
6、请勿张贴宣扬种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言论和消息;
7、请注意使用文明用语,请勿张贴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谩骂,诋毁的言论;
8、请勿张贴任何形式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