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的魅力展现黔南的魅力
黔南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从古至今,涌现了一大批名人名家、模范先进,发生过很多有影响的事件,创造出许多经验典型,是一片对历史对国家有贡献的土地。人物有中共“一大”代表邓恩铭,西南巨儒莫友芝,感动中国的残疾教师陆永康,商业巨子任正菲,苗家金凤凰罗秀英......
数风流人物,忆光荣历史,从先贤志士、身边先进身上,能够汲取丰富的精神食粮,增添无穷的精神力量。物质资源是有限的,精神财富是无限的,厚重的人文精神,正是我们加快发展,推进跨越必须很好挖掘和发扬的精神富矿。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榜样,就在我们身边。感动,经常在不经意时发生,让我们记录下每一个令人感动的人和事,让人性的光辉在此彰显,照耀和温暖这个世界。当我们的视野从一个个身边人的故事中真切地感受到真实的生活时,我们才体验到了从阅读走向生活,从生活寻找榜样,从榜样获得力量的乐趣!
让我们感谢那些曾经采访报道过黔南各行各业杰出人物的各大媒体的记者们,是他们的不辞辛劳才为世人留下如此宝贵的精神财富,才为本栏目的开办提供如此丰富宝贵的素材。
我们欢迎各界人士踊跃投稿,将黔南人民勤劳善良、自强不息、与时俱进的精神风貌通过互联网传播到全世界。
《浅谈黔南门户网站对发展黔南的价值和意义》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名人 - 热线记者第一时间专访麦家

热线记者第一时间专访麦家

——黔南热线记者专访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

时间:2008-10-30 12:06:11 来源:黔南热线 作者:庞飞
-----------------------------------------------------------------------------------------

     

      

处于中间位置的是麦家

       10月27日晚,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评委会正式对外发布,作家贾平凹的《秦腔》、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周大新的《湖光山色》、麦家的《暗算》四部长篇小说荣获本届茅盾文学奖殊荣。而此时,获奖作家麦家正在遵义采风。10月28日中午,黔南热线记者庞飞专访了麦家。据悉,这是其获奖后,第一次正式接受媒体采访。
        麦家,男,1964年生于浙江富阳。从军17年,辗转七个省市。1983年毕业于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无线电系;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创作系;1997年转业,定居成都,现供职于成都电视台电视剧部。1986年开始写作,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等150余万字。作品曾多次获奖。《解密》被中国小说学会评定为“2002年中国长篇小说”第一名;中篇小说《陈华南笔记本》获新加坡“华语文学奖”;电视剧《地下的天空》(编剧)获第二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电视剧”等。 其笔下人物均系一群智力超群、敢于与世俗抗衡的英雄,文风智性灵异,偏执不羁,是中国“新智力小说”的开创者。根据其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暗算》反映敌我谍报部门的核心机关——无线电侦听与密码破译的较量,深受观众喜爱。
 
 
记者:麦老师,您是什么时候获知得奖消息的?
麦家:昨天晚上11点半,我接到了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的电话,她说,我获得茅盾文学奖了。其实,前两天,就有一些报纸和网络发布各种报道,说我获奖了,但那些都是道听途说的消息,也不是官方的,并不真实,我也不好做出回应。所以呢,你们采访我,应该说这是我获奖之后第一次接受采访。
 
记者:得知自己获奖的消息,你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麦家:我当然很高兴了。谁都知道,茅盾文学奖在我国是很高的奖项,我想,任何一个作家都希望获得这个奖的。但是,评奖是一个很残酷的事情,我获奖了,我应该感到荣幸。但并不是说我的作品就绝对比别人好。其实,和《暗算》一样,或者比《暗算》优秀的作品还有很多。大家都知道,入围茅盾文学奖的一共有24部,都是很优秀的,竞争很激励。但最后就只有这样几部获奖,因为名额有限,我想这个得奖也有很大的偶然性。
 
记者:茅盾文学奖是中国文坛长篇小说的最高奖项,获奖对你意味着什么呢?对以后你的写作有什么影响?
麦家:我觉得获奖呢,是一件满足虚荣心的事情,也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情。但我可以说,我写作绝不是为了获奖。某种意义上来说,为了获奖而写作的,到最后有可能拿不了奖。写作是一件挺孤独、虚无的事情。写作就是把自己的内心掏出来、挖出来,就是为了表达自己,或者是表达我们对这个社会和这个人生的个人看法。我刚才也说了,这种写作其实是挺孤独、虚无的事情,那怎么在这种虚无当中继续往行呢,我想,有时候就需要虚荣的东西来调和一下。有时候,虚荣是对抗虚无的事情。
      获奖是读者、专家对你的肯定,你做的事情被别人肯定了,当然会很高兴,内心也会受到鼓舞。谁都知道,现在文学的力量已经很微弱的了,人们需要弯腰、低头才能感受到文学的力量。因此,获奖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一种力量的体现。我们作家,有时候还是需要鼓励的。它对我的创作,肯定起到推动的作用。但是,如果我的虚荣心过重,如果我写作就是为了获奖,那么,它也会伤害我的创造力。可以想象,获得一个大奖后,各种诱惑就会纷至沓来,我能不能在这些诱惑面前,经受得住考验?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相信我能经受得住考验,我经常对一些同行说,我们成名前,要经受得住寂寞,成名后,就要经受得诱惑。
 
记者:在这次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中,相比而言,你的《暗算》要比其他作品畅销,卖得很不错,但现在有这样一种观念,认为畅销 的作品文学性都差一些,那么,你是如何看待畅销和获奖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呢,他们矛盾吗?
麦家:我觉得畅销和获奖并不矛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有文学名著都是畅销的。现在,我们的作品虽然畅销,但它怎么能和鲁迅、巴金、矛盾的作品相提并论呢。但是,当下也存在这样一些问题,那就是一些作家有这样一种误区,觉得畅销的书就是文学性差的。当然,现在很多畅销书确实是粗制乱造出来的,这是我们时代的悲哀,这没办法,可能也是整个世界的潮流。但是我相信,好看和耐看是兼容的,绝不是对立的。他们之间有距离,但它们之间也有通道,起码有一个暗道,需要我们去寻找它。我是很乐意于寻找这么一个暗道的。
 
 
记者:我想,你的这部畅销小说获奖,表明中国文学评奖出现了一些可喜的变化。
麦家:是的,这也是文学奖的一个亮点,或者说是让我意想不道的惊喜。昨天李敬泽(《人民文学》主编)也说,这次茅盾文学奖,他最大的惊喜就是《暗算》获奖了。因为按照传统的眼光来看,《暗算》和茅盾文学奖是有距离的。谁都知道,以往得茅盾文学奖的都是80年代就成名的大作家,和他们比,我的知名度、写作时间都要比他们低一个档次。这次我能得奖,是体现了茅盾文学奖的变化,我想以后肯定还有更多类型的作品获得这个奖。
 
记者:你在博客上说,写作是一个自我疗伤的过程,你现在的写作状态,是不是依然持续了这样一种状态呢?
麦家:作家如果太迷醉于庸俗生活的话,那么是难以写出好作品的。因为写作是一件挺艰辛的事情,我曾经有一些朋友,他们都比我有才华,但他们写着写着就放弃了,为什么,因为日常生活太丰富了,他们都去享受日常生活了。我认为,一个作家痴迷于写作,一方面是热爱,另一方面是因为内心深处有一些和别人异常的东西。这种异常,用我们日常的眼光来看待,可以理解成病态。因为我们内心有些不得意,一般来说,作家的感情都比较丰富,比较敏感,甚至是多疑,喜欢对现实生活发出问号?这种人,在现实生活面前,容易遇到比常人多得多的困难。我想,一个人有太多的苦闷,太多的事憋在心里,不说出来,那不行。不说出来,是要出事的。因为前面我说过,写作能把内心的困惑、忧伤表达出来,这种表达是一种放松自己的过程,也就是自我们疗伤的过程。
 
记者:现在对于你来说,生命当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麦家:很多问题都不是那么绝对的,如果要我绝对的说,那写作就是我最重要的事情。写作不但是我的事业,还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我已经离不开它。你如果不让我写作,我就觉得我的生活毫无乐趣了。如果没乐趣,生活怎么维持下去呢。
当然,我还有家人,我的的孩子今年才11岁,我除了写作,作为父亲,我还要把孩子培养成人,多的不说,起码在他上大学前,我要投入相当大的精力。他还是一个幼苗,现在社会这么复杂,弄不好,就对他成长发生一些不利的影响,因此,培养他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不会因为我的写作把我的孩子丢掉了。
 
 
记者:未来十年里,你的写作思路有什么转变吗?会写些什么样的作品呢?
麦家:不是那么清晰。我想,写什么,写到什么程度,真是难以回答。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因为得了这次奖,就沾沾自喜,从此把它当为一种靠山,永远“享受”。我会继续写下去,我内心肯定想写出更好的作品。但至于能不能写出更好的作品,这个只有天知道。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黔南热线信息评论管理条例》

一、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二、发贴请注意以下几条规定,若有违反,本站有权删除;
1、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违反改革开放和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论;
2、造遥,诽谤他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
3、带有暴力,色情,迷信的言论;
4、不得泄露国家秘密;
5、请勿张贴不实的消息,亲身经历请注明;
6、请勿张贴宣扬种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言论和消息;
7、请注意使用文明用语,请勿张贴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谩骂,诋毁的言论;
8、请勿张贴任何形式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