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的魅力展现黔南的魅力
黔南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从古至今,涌现了一大批名人名家、模范先进,发生过很多有影响的事件,创造出许多经验典型,是一片对历史对国家有贡献的土地。人物有中共“一大”代表邓恩铭,西南巨儒莫友芝,感动中国的残疾教师陆永康,商业巨子任正菲,苗家金凤凰罗秀英......
数风流人物,忆光荣历史,从先贤志士、身边先进身上,能够汲取丰富的精神食粮,增添无穷的精神力量。物质资源是有限的,精神财富是无限的,厚重的人文精神,正是我们加快发展,推进跨越必须很好挖掘和发扬的精神富矿。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榜样,就在我们身边。感动,经常在不经意时发生,让我们记录下每一个令人感动的人和事,让人性的光辉在此彰显,照耀和温暖这个世界。当我们的视野从一个个身边人的故事中真切地感受到真实的生活时,我们才体验到了从阅读走向生活,从生活寻找榜样,从榜样获得力量的乐趣!
让我们感谢那些曾经采访报道过黔南各行各业杰出人物的各大媒体的记者们,是他们的不辞辛劳才为世人留下如此宝贵的精神财富,才为本栏目的开办提供如此丰富宝贵的素材。
我们欢迎各界人士踊跃投稿,将黔南人民勤劳善良、自强不息、与时俱进的精神风貌通过互联网传播到全世界。
《浅谈黔南门户网站对发展黔南的价值和意义》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党政人士 - 王长武:带领群众坚持13年修“天路”的故事

王长武:带领群众坚持13年修“天路”的故事

 

时间:2016-7-12 8:32:51 来源:黔南热线 作者:牟龙
-----------------------------------------------------------------------------------------

  当听到平塘县甲茶镇团结村共产党员、村委会主任王长武坚持13年修“天路”的故事时,我们产生了亲临实地采访的强烈念头。两上“天路”,我们听到、看到、感受到了这位普普通通的共产党员带领村民修“天路”的很多感人故事。

新修的“天路”

仙境

  第一次走“天路”是在今年3月的一天,我和财政局的几个领导冒着寒风一同前往。

  站在平塘县甲茶镇通往广西省南丹县中堡乡公路干线一个名叫绿荫塘的地方,镇里陪同的同志指着大山上随势延伸向白云深处的一条飘带对我们说:“看,那就是天路。”

  只见一条新硬化的盘山路在雾气中飘动,多看一会,竟有些头晕目眩。陪同的同志劝我们,不上去了吧?在这儿已经领略到“天路”的风貌。我们客气而坚决地拒绝。

村民奋战在修路工地上

  盘旋而上汽车在小心翼翼的行驶了十几分钟后嘎然而停——硬化路才铺到这儿,还有一公里路程正在准备铺,车上不去了。下得车来,才真正体验到什么是高、险、难。

  ——高,从下往上看,海拔不到600米。停车一看,已达800多米。镇里同志介绍,这还不是最高到点,最高的团结村冗街组1200米。按直线计算,从山底到山顶不过600米,可修成的盘山路却长达4000米。

  ——险,全线一边是绝壁,一边悬崖,越往上越陡峭,一般人根本不敢靠近悬崖朝下看。

  ——难,整条路与其说是“修”出来的,不如说是从岩区中“抠”出来的。

  同行领导力阻,我们终于没有爬到山顶走进寨中,只能泱泱而回。

  第二次走“天路”是在一个月后的今年4月,当听说水泥路又向上延伸了一段,只剩下几百米“烂路”时,我们再也不愿等,两上“天路”。车虽比上次多跑了一段,仍无法再行。最后这几百米确实更艰险,坡度陡,弯急,而距寨子近百处几乎“直上直下”。即使路面硬化,一般车也难上去。大家鞋底沾着近半寸厚的粘泥,步子越来越重。当大家气喘吁吁爬到冗街寨门时,恍如进入仙境:钻入岚气,如仙腾云;春风强劲,心旷神怡。徐步进入寨中,心中一直不解的疑团迎刃而解。

大山中的冗街

  这面积不过3000平米左右的冗街小寨,群峰环绕,坐落一椭圆“碗底”。四周植被清翠欲滴,实可称“翡翠之峰”。40多户人家的房屋沿峰脚而建,中间的20多亩田、土以篱笆分割成若干小块,大约各家均有几分。一条两米宽的水泥便道经各家门前形成一环,寨中环境却很干净。寨子南北方向各有寨门、石墙残垣等古迹。出寨即下山,可见这小寨确实是建在山巅之处。奇特的是,寨子中间,两股清泉一年四季汨汨不断,不但足够人畜饮用,而且滋润着寨內田土。登上西面峰顶,贵州平塘、罗甸和广西越里两省区三县群山尽收眼底。生态好、水源好、空气好、海拔高、群峰拥、冬暖夏凉、远离“闹市”——如此人间仙境,难怪几十户农家不愿迁居搬出。

执着

  2003年,是冗街组组长王长武逢“双”喜的年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冗街小寨被纳入全县第二轮农网改造计划。

  当时,上下进出冗街,就靠若干辈冗街人数百年踩出的“华山一条线”——不过二、三十公分宽的路以“线”称更形象。

艰难行走在山路上的村民

  空手上下一趟,提心吊胆两、三个小时;用马从公路边驮一袋水泥爬到寨子,已是口吐白沫;杀头200斤猪下山卖,须砍成几块,请上几个壮劳力分开抬到市场后肉已不新鲜,加上来去招待两、三顿吃去三、四十斤,真只能赚点“盐巴钱”。所以虽纯“原生态”喂养出的猪肉好吃,但是冗街人万不得难下山卖,更没有商贩上山来收购毛猪……

  按有关规定,农网改造架线的水泥杆的搬运、栽立要由受惠村自行解决——无力集资请人,就只有自己“投工投劳”。冗街的穷,不言而喻,但即使凑得起工价,谁也不敢接这活。

  放弃这机遇,王长武不甘心,几十户冗街人也舍不得。最后咬咬牙,自己抬、栽。

  一根10米长的水泥电杆半吨多重啊!16个人抬起平地走尚可,可在这“一线天”上爬,等于是背座山玩杂技走钢丝。更要命的是,这么长根钢筋水泥棒,在这二、三十厘米宽的“路”上,如何拐弯抹角?王长武和全寨人终于被逼出了“智慧”:反复测路,哪儿要拓宽一点,哪儿要垫块石,哪儿要立根桩(扶手),先一一探测好、铺垫好,然后抬着一棵棵电杆一寸寸往上挪,全寨20多个青壮年每天就这么靠双肩花了两个多月时间把10多根电杆抬上了山、栽进了寨。每天流的汗可用“桶”计,多少人咬破了嘴,摔伤了腿,扭伤了腰……王长武如今看似笑谈的叙说中眼里却含着百感交集的泪花。

  冗街小寨亮起电灯的那晚,全寨人心里涌起了很多不同的希望与憧憬。37岁的王长武整晚就涌出几个字:要修条路。

烈日下修路的村民

奋斗

  一个小组长,“面子”谈不上,也无多少机会与“官场”打交道,他想修条路的要求也不高。王长武回忆说:“就是想把走了若干代人的这条路修宽一点,填平一点,走起来危险少点。”

  他把自己的想法与乡亲们商量。淳朴的山里人也没有过多考虑,很快形成了“共识”:那就修!

  几十户人家不但同意每家出工出劳,还凑了3000多元作为“修路”启动金。3000元够买什么呢?几根钢纤、几个大锤、几把撬棍、几捆麻绳而已。

  但是,客观条件的恶劣却不是凭一腔热情就可以改变的——这哪是修路?简直就是从岩石中“抠”路啊!空手走路本就会随时出险,在没有任何安全、现代设备条件下攀岩爬壁修路,很多人没干几天就脚跁手软,出工的人越来越少,直至停工。

  王长武心急心焦,又无奈其何,除了几句激励的话语,他不知怎么办。然而,这个文化不高的汉子,这个大山水土养育成的共产党员,心中那一股“要修路”的劲头,那颗认准了正道就不会改变的痴心却没有半分消失。他苦苦思索了几个昼夜,最后作出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个决定:我要出去打工,赚钱回来买设备再修路。

  于是,从2004年春节后开始直到2010年,整整七年时间,王长武果真外出打工“赚钱”——考虑到家里的困难,妻子的孱弱,每当农忙季节,他又跑回冗街打田蓐秧收割。每次出去,他都要到乡里跟领导辞一声:我出去打工了;每次回来,他又到乡里报道到:我回来忙几天。

  他在外边知道的东西逐渐增加,了解到国家对中西部农村倾斜帮扶的传闻也越来越多,他对“总会修成路”的信念越来越坚定。因此,越到后来,他去乡里“辞别”、“报道”时,总不忘了解国家扶助的机遇降临了没有。一个村民小组长的名字,也在当时的乡领导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每次回家,王长武总要抽空到“一线”路上搬几块石头填填坑,铲几铲沙泥平平路,也总有几个村民默默地跟着他一起上“工地”。七、年的时间,王长武和少数乡亲在不知不觉间竟把原来仅二、三十公分宽的“一线”弄成近一米宽的泥巴路。除了流汗,王长武“投资”了多少打工钱他也记不清了。但是,他已经有了要把这条道路修成什么样的大道的目标和蓝图——要能跑货车、轿车,要让人们边步行边欣赏到崇山峻岭的风采,要逐渐吸引人们到冗街小山村吃顿“麻山鸡”、“水豆腐”,要在最高的山峰上修座“天亭”,让游客看到贵广两省三县群山似万马奔腾的雄姿……

  然而,对照外面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他也越来越清楚,要修成这样一条路,经估算至少需要150万元以上,对仅几十户人家的冗街人来说这天文数字是万万承受不起的。

  在那些内心非常纠结的日子里,王长武多少个夜晚睡不着。似乎什么办法都自问自答过,也自我一一推翻过。不过,有几个字他从没想过,更没有向群众讲过,那就是:放弃吧,不修了。

  他仍然像过去一样,每年出去打工一段时间,回来照样“修”他的路。乡亲们仍然三、五成群地跟在他后面,而他的话已有了新内容:我们只要坚持下去,上级不会不管我们的。

身后还有几百米没硬化

圆梦

  10年时间一晃而过,王长武的愿望开始实现了。乡党委、乡政府早就关注着王长武的言行,早就想怎么扶持冗街群众早日实现心愿。2011年,乡里为“冗街天路”争取到30万元资金。乡党委书记带着“内疚”的心情对王长武说,需要帮扶的地方太多,这次只能帮你们这点。

  得到这一喜讯,王长武和全寨父老乡亲已经喜极而泣。经过反复研究,他们决定先破岩扩路,除了请爆破公司放炮,全寨42户人家倾巢而动,外出打工的人纷纷跑了回来,青壮年搬石清场,老人坐着磕碎石,小孩放学后跑上路为爷爷奶奶当“搬运工”,妇女烧水煮饭。伴着轰隆隆的炮声,整个冗街,天天热闹得像过年。顶着烈日,迎着寒风,经过近一年的努力。一条4000米长、宽4.5米的“天路”基本成型,可大渣路面,车子走起来如跳舞,谁敢坐?

  道路选择对了,机遇自然接踵而至。2013年,西凉乡并入摆茹镇合为甲茶镇。新上任的书记、镇长很快作出决定:扶持冗街群众把“天路”铺平路面。2014年,车可以自如的上下了。而又一任新的镇领导班子很快几上冗街,为修这条“天路”的历程深为震动,为有这样一位“大山的儿子”的坚韧执着感动,当即表示:上报给县委及有关部门,倾斜帮扶,把这条路彻底修好。

  从500米海拔修到1200米山顶的“天路”今天终于修成功了。王长武从当年的小组长到如今的团结村村民委员会主任付出得太多了——尤其让人吁嘘的是2012年,他的妻子就在修路最艰苦时,突发脑梗阻变成了一个半残之人。而这些年来,王长武除了全村工作,还要坚持着带领村民修路,干家里的农活,更要尽最大的努力照顾妻子……“她是因为我才这样的。”王长武哽咽着说。

  县四家班子先后带着全县科局、镇(乡)领导走上天路.实地一行,无人不感动,无人不赞叹,无人不佩服。面对险要的“天路”,县委书记臧侃要求有关部门:“尽快修通路,安装好防护栏。”

  王长武满脸阳光,但他没有半点自傲,他对我们说:“是组织和领导圆了我们冗街人的梦。我们很感激。下步,我想带领乡亲们充分挖掘冗街的潜力,在发展旅游产业的路上试闯一下。”

    (编辑:保超燕  审核编辑:邹骐聪)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黔南热线信息评论管理条例》

一、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二、发贴请注意以下几条规定,若有违反,本站有权删除;
1、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违反改革开放和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论;
2、造遥,诽谤他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
3、带有暴力,色情,迷信的言论;
4、不得泄露国家秘密;
5、请勿张贴不实的消息,亲身经历请注明;
6、请勿张贴宣扬种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言论和消息;
7、请注意使用文明用语,请勿张贴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谩骂,诋毁的言论;
8、请勿张贴任何形式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