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
  1. 首页 >> 专家学者

宗锦平:戏剧•生活•人生

访“黔南的赵本山”、都匀市歌舞剧团国家二级演员——宗锦平
作者:张金生 时间:2009-12-28 来源:黔南热线

       他被戏迷称为“黔南的赵本山”,都匀喜欢看戏的人都认识他,国家二级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戏剧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曲艺家协会会员;现为黔南州戏剧、曲艺、影视家协会副主席;都匀市戏剧、曲艺、影视家协会副主席;都匀市摄影家协会会员。从孩提时代就进入戏剧团体到今天成为该领域的艺术人才,从都匀市京剧团(都匀市歌舞剧团前身)普通的京剧演员到黔南州戏剧、曲艺、影视家协会副主席,他从事过很多关于戏剧影视的工作,但是他始终不离戏剧的本分,近半个世纪以来,他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勤恳劳作,参与了上百出剧目的演出,参与了10多部电视连续剧的拍摄工作,演过各种各样的人物角色,分别在1995年和2000年被列入《贵州戏曲大观》的“艺术家卷”和“曲艺家卷”,他就是都匀市歌舞剧团原副团长宗锦平。

宗锦平在接受黔南热线采访

 一

      宗锦平,1948年出生于辽宁省锦州市,籍贯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县。父母都是从事京剧表演艺术,拥有深厚的艺术功底和舞台表演经验。母亲薛丽影京剧表演艺术家。解放前在东北从事京剧艺术,出身乃京剧世家,主攻京剧老旦;父亲宗世超曾在国民党部队某师演剧队任京剧演员;宗锦平也算得上是“梨园子弟”。或许大家都会认为,宗锦平应该受到很多戏剧文化的熏陶了吧?他的人生肯定离不开家庭的影响……然而,宗锦平的回答却出乎我们的意料,他说年幼时生活在艺术大院里,对于戏剧并没有多大感悟,如果不是当时的特殊情况,也许宗锦平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在戏剧艺术的路上走到今天,会把一辈子的时间都容进了戏剧这个领域里面,甚至直到退休的今天,还在孜孜不倦的追求他心中的艺术。
      他回想起12岁时一起进入都匀市京剧团学员队的23位学员里,如今基本上都已经远离了这个行当,他们或许是不能忍受其中的孤独难耐,或许是不能有较好的艺术发展,或者仅仅由于生计问题等等原因,都相继离开了。然而,这个戏剧家庭出身的却对戏剧没有多大感悟的小伙子确坚持了下来,而且一走就是一辈子。
      宗锦平出生不久,就跟着父母从东北开始向湖北湖南广西演绎,当来到广西时,1949年全国解放,国民党演剧队被整编为解放军演剧队,再后来该剧队解散,其父母也就成了地方民营京剧团的演员。当他九岁的时候,也就是1957年,随父母来到了都匀,参加了都匀市京剧团,从此宗锦平也就与都匀结缘一生。
      但不幸的是,1958年其父亲因病去世,家里的重任全部落在了母亲的肩上。宗锦平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指着墙上一幅黑白照片说,“我外婆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我们五兄妹,全都由我外婆一手带大。”当时他母亲作为都匀市京剧团的主要演员,业务股长。要经常外出演出,外出巡回演出十天半月是常事。因此,在宗锦平的回忆中,对外婆充满了敬爱之情。1960年都匀市京剧团成立了学员队,由于家里经济负担重,作为家里的长子,宗锦平别无它法,只好退学,按照家里的安排,进入了都匀市京剧团学员队,当时他才12岁。现在回想起来,宗锦平笑着说:“我进入这个行当,不是出于什么兴趣或者远大理想,而是被生活所迫,当时也很被动,仅仅是为了解决一口饭而已,但是现在我也很庆幸自己进入了这个行当,我想如果我在其它行业里,也许可以做得同样出色,但是绝对没有在这个行当里能体会得深刻,感到演员的职业更适合我。”
      “我是都匀观众看着成长的一代演员,从60年代舞台上的小演员到70年代 “样板戏”《沙家浜》里的刁小三,再到恢复传统戏京剧里的小花脸行当,直至后来的京剧、话剧、滑稽戏、小品、谐剧、快板、相声等,一直都受到了都匀甚至黔南观众的呵护。这一切都是舞台的作用,所以艺术家、演员是演出来,是离不开舞台的,没有什么捷径能使你一夜成名”。当时都匀市京剧团的学员队,没有什么戏剧的理论知识系统学习,而是练习京剧基本功,由老师根据每个学员的条件分行当,教授京剧折子戏,参加剧团的演出,围着舞台转,跑跑龙套,在演出中学习老师们的艺术。因为京剧艺术大都是口传心授,主要靠自己的悟性。而且京剧艺术要求较全面,唱念做打舞,所以学员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到剑江河畔去喊嗓子,练基本功,翻跟斗等等。当然也存在着潜在的危险。1971年在排练现代京剧《强度乌江》一剧中,在撑杆翻越时,宗锦平就发生了意外,不慎摔伤,造成了右手桡骨骨折,到现在还有一块钢板固定在骨头里,造成八级伤残。
      宗锦平是个非常勤奋好学的人,不仅勤奋练习老师教导的基本功课,而且勤动脑子爱动手。他不仅学习京剧、话剧、曲艺艺术,而且在平时演出之余,仔细观察其他行当的技术,有空就到剧团的舞美队、乐队观察学习。装台卸台、装车卸车、广告宣传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外,他都好奇的学习着,这也都成为了他后来创作的财富。不仅可以设计舞台美术,而且还进入了影视界担任美工,他还经常观看业余演员的演出活动,他认为业余的也有很多值得自己学习的东西。多方面知识的学习对自己艺术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平时演出会使用到的道具


      宗锦平也是个非常注意观察生活的人。他身上随时都带着笔和纸,随处都把发现的可为我所用的东西记录下来,每到一处,每有一个新的想法都马上记录下来。他即便是到农村演出,看到某个村里的光荣榜,都会认真地抄下来。他爱逛街,街头巷尾都是他常去的地方,不是买东西,而是可以在街头市面上发现很多活生生的底层真实的东西、体现出平民百姓的生活。在他的眼里也许就是一个创作的点,启发灵感的线。他说这个非常重要,因为在创作剧本的过程中你拥有的素材越多越好,创作起来就越能出新点子。特别是近年来,他创作了不少的小品、曲艺剧本,参加了不少的省、州、市的汇演和比赛,都获得了奖项,在经济发展的今天,很多企业、机关、单位、厂矿都请他创作剧本,并进行导演舞美设计工作。而在辅导业余的工作中,他也得到了启迪,他认为戏剧不仅仅是在台上唱、在台上演,更重要的是要深入生活,体会人间冷暖,把你领悟到的生活感受真实可信地向观众传达,只有这样你才能赢得观众的同感和喜爱。因此,演员在角色选择上是被动的,但在创作人物方面确要主动。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演的不是剧本,唱的不是词调,而是生活,是群众的声音。
      在半个多世纪的戏剧生涯中,宗锦平体会最深的就是戏剧这个舞台可以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可以让你体会很多社会的角色。他前前后后演过几十个角色,在传统京剧的生、旦、净、丑行当里演过老生、小花脸丑行,在现代戏剧里演过下里巴人、工人农民、解放军战士、国民党军官等等。他说:“要演好戏,一定要用心去深入生活,观察生活,体会生活,用心去体会角色的内心感情。在演员创作角色时,没有好人坏人之分,只有人物内在心态扭曲的变化。你必须深入去了解他当时做事的心里想的是什么?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做坏事时认为自己是坏人在做坏事,而是理所当然应该的,是对的。你不要在演的时候就认为自己演的是坏人,这样就容易使演员在创作角色中脸谱化,给观众造成先入为主的感觉,一定要把自己融入到角色当中去才行。”

 第  1  2  页  

  (编辑:admin  审核编辑:邹骐聪)


受访嘉宾一览(排名不分先后)

党政人士

文化名人

商界精英

文人墨客

专家学者

青春风采

民间侠客

创业精英

协会学会

创业先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