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
  1. 首页 >> 专家学者

无声大爱 情牵苗乡

——访驻守大塘24载的全国优秀教师周社林
作者:杨 琼 时间:2009-06-25 来源:黔南热线

      一个从湖南城市来到偏僻苗乡奋斗了24年的中学教师;一个淡泊名利志存高远为人师表的优秀共产党员;一个为了麻山地区孩子而把青春抛撒在那片他热爱的土地上,直至将不足一千平米的破旧学校扩建成六千多平米标准校园的全国优秀教师,需要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来坚守?

周社林正给初三毕业班学生鼓劲


      六月盛夏,记者前往平塘县大塘镇,探访这位驻守苗岭20多年的外乡教师。
      小车在陡峭的山路上攀越,车外雾障笼罩,远山若隐若现。驾驶员早就关了原本一直吹着冷气的空调,因为尽管是如火的六月,随着海拔的升高,窗外有了越来越多的凉意。记者揉了揉已经被崎岖山路颠跛得有些麻木的大腿,再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感叹这恼人的气候。
      同车的大塘镇镇长陈国良热情地介绍道,周社林是他的老师,在周社林教过的学生中,一部分人成了他的同事,有的还成了他的上级领导,但大家都一直尊敬地称他“我们的周老师”。     
      大塘镇海拔高达1400多米,夏日飘冷雨,初冬即飞雪。全镇人口中少数民族占一半以上,是县内主要苗族聚居地。早些年,村民思想极其封闭,大部分村民都存在“秋季低价米换酒喝,春季高价粮吃不饱”的现象,甚至上级送来帮扶的物资也被许多村民拿去换了酒喝,对于接受教育的观念更是淡薄。提及大塘,许多在这里工作和生活过的人都深有感触。而周社林,从血气方刚直到年过半百,24年寸步不离地守着苗岭学堂,从32岁到56岁,这在人生中是怎样一个令人心醉的年龄段啊!一个外乡教师又是如何在这种气候恶劣的环境下工作和生活的呢?记者正出神地想着,车子已驶进大塘街上。
      周社林,这位被同事们描述过多次的外乡教师,此刻正微笑着站在路边等我们。“我的青春已经献给这里的教育事业和我的学生了,我怎么舍得走?”面对记者直奔主题的发问,周社林干脆地回答。
周社林把我们让进了他的办公室,这是怎样的一间办公桌呀:六张旧桌子拼在一起,靠门的地方有一个破旧的沙发,墙上除了几句名人名言,整间办公室再没其它摆设了。“办公室简陋点没关系,但我们有一个团结的教师群体。”周社林幸福地自我解嘲。记者从周社林陶醉的表情和老师们善意的笑声中,感受着他和学校师生们的亲密无间。
      周社林的履历很简单,1985年前在湖南老家任教,1985年经平塘县有关部门特聘到大塘中学,88年当上教导主任,99年当上校长至今。他这一“聘”就是24年甚至更远,在那个终年大雾笼罩的大塘镇,他反复咀嚼着“守”字的意义、对孩子的责任……
      周社林介绍,大塘镇自然条件恶劣,经济贫困,可比经济更贫困的还是教育。1985年,他刚到这里时,学校只有两幢破旧教学楼和250来名在校生,师资奇缺,初中入学率、升学率极低。面对一群质朴纯真的山里娃,周社林倾注了全部心血,从加强课堂内外辅导开始,没日没夜地给学生辅导,一年后,升学率上升到78%,位居全县前列,令同行折服。记者又对比着现在的数据:初中生955人,入学率97.4%,毕业生全科合格率95.2%,国家级、州级、县级优秀教师比比皆是,这不由得使记者更增加了对这位在任20年中学校长的好奇心。
      记者还发现,被采访的教师和学生提到周社林时,最喜欢用的称谓是 “我们的周老师”。 这也难怪,这些年周社林为孩子们付出了太多太多,为了不让家庭困难的学生失学,二十多年来,他资助的学生不计其数,贫困学生得到他“签批减免”的书杂费也有好几万元。对于麻山深处的孩子们而言,周社林似乎成了他们成长路上的“恩人”。
      周社林的无私行为深深地感染着当地的乡亲们。那时,周社林每月工资才几十元,还要养活一家人,但他仍从牙缝里挤出生活费来资助苗寨的学生们。有一次,他到一个因为经济困难而辍学的学生家中,表示愿意为这位学生垫付书杂费时,这位学生的父亲——同时也是以前他资助过的学生刘开和惭愧地表示,过去老师为自己垫费,现在怎么好意思让老师再为自己的女儿垫书杂费啊,穷困交加的刘开和表示,“就是砸锅卖铁,我都要送孩子上学。”
      周社林85年到大塘时,学校给了他最高“待遇”,让他们一家四口住进一个40平米的工棚,工棚冬天漏风、夏天漏雨,但这对于当时的老师们来说,已是最大恩惠了,毕竟,更多的老师则要挤住在一起。这样的工棚周社林住了一年多条件才有所改善。因为生活环境恶劣,加之营养不良,到平塘后不久,周社林不幸患上了肺结核,治疗了一年多才好转,而患病期间他仍坚持带病上课,妻子劝也劝不住,也只有听之任之了。而对于这些遭遇,周社林只是轻描淡写满不在乎。
      要教好学生,光有热情是不够的。在平塘从教20多年中,周社林潜心钻研,不懈地总结经验,反复思索改变麻山地区教育落后面貌的“灵丹妙药”。教学上,他始终注重以人为本,创新方式,教学相长。他也从不以升学率的高低来评价教师优劣,而是要求学校和教师要为大部分不能升学的学生服务,重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培养学生健康的心理和良好的思想品德,让学生的聪明才智和个性得到全面的发挥。
      担任校长后,周社林常要求老师们,一个人来到世界上,最要紧的是能为社会多做点事,不要计较个人的得失。而他自己却对家人留下了许多遗憾。他说,我对不起我的父母、妻子和子女,我不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爸爸。记得1991年他获得由国家教委和人事部共同颁发的“全国优秀教师”证书的时候,有同事到他家里问他的女儿高不高兴,小女孩撅着嘴说:“我不要当全国优秀教师的爸爸,我只要能够每天晚上给我讲故事的爸爸。”回忆到这些的时候,这位刚强的汉子满眼噙着泪花。

让周社林引以为豪的全国优秀教师获奖证书


      采访中记者得知,因为周社林在工作上的突出成绩,组织上曾多次找过他谈话,将他调到条件较好的县城工作,但他都没同意。他一直是那句话:“我的青春已经献给这里的教育事业和我的学生了,我舍不得走。”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我们对周社林肃然起敬,什么是人民教师?我们可以从这位钟情苗乡教育事业的周社林身上找到答案。

  (编辑:admin  审核编辑:邹骐聪)


受访嘉宾一览(排名不分先后)

党政人士

文化名人

商界精英

文人墨客

专家学者

青春风采

民间侠客

创业精英

协会学会

创业先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