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
  1. 首页 >> 专家学者

跨越半世纪的初心接力 老村医祖孙三代守护村民健康

时间:2019-09-02 来源:天眼新闻

  缠满封口胶的老式沙发

  收拾得一层不染的水族木楼

  一张张有序泛黄的老照片

  一幅幅褪色发白的奖状……

  近日,记者走进老村医韦国朝的家,深深被这股清新家风所感染,虽不富裕,但很干净,虽不惊天动地,但是无比珍惜。

15.jpg

祖孙三代在卫生室前合影,韦荣常(左)、韦国朝(中)和韦华健

  韦国朝今年87岁,曾经是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都匀市归兰水族乡基场社区的一名村医。如今,他将接力棒交给了儿孙,安享晚年。

  韦国朝说,自己走上村医的道路,那是一件偶然的事情。从偶然选择为民服务,到坚守村医60余载,如今成了祖孙三代共同坚守的事业,不忘初心。

  韦国朝一家三代的不平凡,就是把平凡的事情重复做,把重复的事情认真做,把认真的事情常年做。

14.jpg

服务百姓37年,光荣退休

  故事开头,还得从1955年说起。那年,黔南地区疟疾流行,政府派防疫大队下乡扑灭疫情,韦国朝协助工作队下队调查情况并发放抗疟疾药,一段紧张工作后,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

  “送药到手、看服到口、吞下再走。”韦国朝回忆起当时的工作情形,记忆犹新。

  由于工作认真负责,后来经防疫大队医生及乡政府的推荐,韦国朝到黔南州卫校卫干班学习。1957年毕业后分配到三都县卫生防疫站工作,1961年因双亲病重的家庭变故,韦国朝辞去了三都县卫生防疫站工作。因为懂文化懂技术,韦国朝后来又被安排到基场卫生所工作。

  1966年,乡卫生所在缺医少药的困难情况下,勤恳务实的韦国朝被任命为基场卫生所所长主持全面工作。

  “卫生所只有4个人,我把全乡8各村分成4个片区,一个人包一个片区。”韦国朝感慨,那时人少事多,地区分散,24小时随喊随到。经常都是有村民来敲门,放下碗背上药箱,拎个马灯就走。

  “最远的寨子靠近丹寨,头天晚上去那里睡,第二天工作,第三天回来。”

  交通闭塞,而没有冰箱预防接种疫苗只能在冰块里保存48小时。困难之中,韦国朝不得不采取一些特殊工作方法。

  “自备干粮,不敢在村民家吃饭,要抓住吃午饭的时间去各家接种疫苗,晚上做工回来又去。”由于工作的特殊性,韦国朝必须与村民上山干活时间错开,争分夺秒,边动员边接种。

  “群众有需要有危险,就必须去。”韦国朝说,学习期间男同志并不安排学习接生助产技术,工作以后自己找书来自学,也给群众解决了不少问题。

  条件太艰苦。但有支撑韦国朝一辈子坚持下去的理由。

  “旧社会父亲患病多年,直到解放了才拿药来治好。”韦国朝说,因为父亲生病,家里唯一的耕牛卖了,房上的瓦也卖了,病却不见好。

13.jpg

其实,韦国朝爷爷的小儿子韦荣礼(后排左)也是一名村医。

  原来,在广大农村和水族聚居区,一直都有相信迷信不信科学不信医生的传统,一个家庭有人生病了进行迷信活动往往造成人财两空的局面。

  从那时起他就树立了相信科学,掌握医术救治群众的懵懂初心,用科学来改变村民们落后的想法。

  “再苦再累都可以做,思想工作最难做。”韦国朝说,开始,走村入户接种,有些群众躲着他,有病了也不找医生。

  村民吴宗渊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当年老婆难产,请巫师大搞迷信活动于事无补,在韦国朝的强烈阻止下进行抢救,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93年去村里接种疫苗,遇到人了都不打。现在完全变了,不主动去打预苗村民还有意见了。除了社会进步、观念改变,与父亲多年来一直坚持宣传灌输分不开。”韦国朝的二儿子韦荣常见证了水乡群众思想缓慢转变的过程。

  时间来到1994年,在水乡大地服务了40余载的韦国朝面临退休。原本是个好消息,却让他有些焦急。

12.jpg

参加工作时的韦国朝

  “我渐渐老了,有些技术要传下去。”从那时起,韦国朝便开始动员二儿子韦荣常跟随自己学习医术。

  “老爷子说‘如果我退休了,谁来为大家看病。’”1996年,在外打工的韦荣常在父亲森严的家教和强烈要求下回到家乡,“当时父亲发了封电报,称母亲病故。厂里看到立即要求我回来。其实我的母亲早在几年前已经离开。”

  回来后,在父亲的要求下,参加了村医委培生学习。1999年正式成为一名村医,接替父亲,服务自己所在的片区。

  “99年40块一个月,06年涨到300多。”收入和之前打工形成巨大差距,面对两个儿子读书的压力,妻子虽有不满,为了支持他只能一个人外出到浙江广东务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回厂的车票都买好了,村民来家里诉苦看病难不方便,想起出诊的点点滴滴心就软了,留了下来。”2009年,迫于现实的压力,韦荣常外出打工半年。春节返乡,面对村民、老父亲的劝说以及前来做工作的卫生院领导,韦荣常犹豫再三,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11.jpg

缠满封口胶的老沙发

  这一次,妻子也留了下来。为了补贴家用,妻子多种田多养猪,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一切。

  他们做的事群众看在眼里。大年三十,村民不知道如何感谢,会来家里帮忙打米挑水。也有村民提议集资改善他们的经济状况,也有村民送来杀好的一块年猪肉......都被韦荣常拒绝了。

  “没有他,命都不晓得在哪里了。”有一年大年三十,村民韦国应的爱人突然晕倒了,送到韦荣常家里来医治,大家一起守护,醒来已凌晨两三点钟,于是大家围坐在桌子上一起吃了年夜饭。谈到这件事,韦国应至今感叹不已。

  每次半夜出诊,累得不想去,想到父亲以前上山下坡一走两三个小时,自己现在又算什么。”韦荣常直言,自己坚守的初心来自父亲。每医治好一个病人,心里就会多一份成就感。

  “今年我50岁,现在儿子也接了我的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韦荣常的儿子韦华健2016年进入黔南医专村医委培班学习,在乡镇卫生院实习一年半后,今年6月正式成为父亲的助手,和父亲一起在村卫生室。再一次延续村级医疗卫生的最后一道生命线。

  “在外打工也是为了让他们过得好一些,看到他一个人这么辛苦,我不帮他,在外挣了多少钱又有什么意义。”韦华健说,希望以后能为父亲多分担一些,接过爷爷和父亲的班。

  “爷爷以前出诊的‘百宝箱’里,只有老三件血压计、听诊器和体温计,和一些基础药品,现在条件好多了。”谈到未来,韦华健相信,随着国家政策越来越好,自己要放下心来做,提升自己的医术水平,跑好手中的接力棒,更好地服务家乡父老。

  “当时在外打工,父亲叫我回来,村医委培报名费还是爷爷出的。”说起当初的情景,韦华健无限感慨,“我不能辜负了父亲的期望,更不能伤了爷爷的心。”

  “人活在世上,就要把自己的年华献给事业,献给社会。我爱我家,我爱我的事业,我要以百倍的认真,让生命的余辉从容流过,直到最后......”在韦国朝爷爷自己整理的“自传”里,朴实的语言令人动容。

  下午五点,记者离开归兰基场翁降村,祖孙三代到村口送别。

  此时,落霞满天。

  (编辑:bcy  审核编辑:邹骐聪)


受访嘉宾一览(排名不分先后)

党政人士

文化名人

商界精英

文人墨客

专家学者

青春风采

民间侠客

创业精英

协会学会

创业先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