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
  1. 首页 >> 文人墨客

文学精神的守望者――彭世庄

 
作者:邹亚平 时间:2008-11-07 来源:黔南热线

   

     彭世庄,生于上世纪40年代末,当过砖厂工人、文化馆馆员、史志办编辑,黔南州文艺刊物《采风》诗歌编辑。曾任都匀市文联主席、黔南州作家协会副主席。1977年开始发表作品,1983年加入贵州省作家协会。曾与人合作20余万字的长篇小说《苗山英烈》、大型剧本《生死情》等,共创作发表小说、散文、戏剧约30余万字,诗歌50余首。2003年与范禹合作创作歌词《树叶染绿了我的心》,获贵阳市林城征歌二等奖第一名(一等奖空缺);2007年,歌词《我爱你 多彩的贵州》、《小七孔》获贵州省《多彩贵州》征歌三等奖。
    《贵州当代文学概观》对彭世庄的诗歌作品作过如下评论:“意象突出,鲜明而单纯,表现出想象和联想的新异……在意象创造上表现出某种超越。”
     对于其短篇小说《死漩》,《山花》的卷首语则这样评价:“《死漩》的作者原是写诗的,写小说是头一次,但出手不凡。小说中的那一条河,既是船夫们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河,又是结束船夫们生命的死亡之河。船夫们从水中来,又回到水中去。小说不仅有着浓厚的地方色彩,还洋溢着诗的韵味。”

   (以下是我们部分访谈实录)
    记   者:你是怎样开始喜欢文学的?
    彭世庄:高一时的某一天,在图书馆门前,我看见一位同学手上拿着一本泰戈尔的《园丁集》,我拿过来翻了几页,惊叹于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精美动人的文字,于是把那本诗集借来,花了一个通宵全部抄下,在这以后经常阅读和背诵,从那时候就喜欢上了文学。
    记   者:谈谈你第一首诗歌的创作和发表,以及主要的代表作。
    彭世庄:1980年,我应贵州省作协邀请,参加赴胜利油田采风小组体验生活,回来后写了组诗《油田写意》,发表于《山花》1981年第一期,由此开始了诗歌创作。主要作品有抒情诗《莲花  生命存在的一种方式》、组诗《生命,在美的光彩中发扬》、《感觉与情绪》、《故乡印象》等。
    记   者:你自己最喜爱的诗歌作品是哪一首?
    彭世庄:抒情诗《莲花  生命存在的一种方式》。这首诗以莲花为象征物,抒写了生命与生存面临的困境、在这种困境中的挣扎,以及生命意识的觉醒与超越。在这首诗中,我力求以最大的语言张力,酝纷的意象,来折射生命的复杂性与多元性,体现生命以及人性的深层意蕴和终极思考。
    记   者:请谈谈你在创作中最深的体会?
    彭世庄:文字的最高境界是朴实自然。然而由于对某种风格的偏爱,我们往往很难做到这一点。创作中最难的过程,是艺术灵感的发现。那是一个十分痛苦、微妙却又难以捉摸的过程。很多时候,你整日苦思冥想,却找不到着墨之处,一个字也写不出;然而在某个瞬间,一种思绪和切入点会像一道亮光,在你眼前突然出现,照亮你的全部思路。这种时候你会发现:这篇东西即使不能成功,至少可以写下去了。一切都妙不可言。也许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灵感。当然,创作灵感不会凭空出现,它与我们对生活的体验和感悟,思想的深度、艺术素养和知识积累的状况有着极大关系。换言之,我们体验和感受生活的过程,阅读、构思和写作的全部过程,可以理解为寻找和发现灵感的过程。
     记   者:你从市文联主席和州作协副主席退下之后有什么打算?
     彭世庄:黑格尔说过:人类精神是一支火炬,它会世世代代地传递下去。文学也是一支这样的火炬,对文学精神的守望,是我们的使命与责任。退下之后准备将主要精力放在长篇小说创作上,计划用几年时间,写一部反映我国建国以来生存状况的全景式、全方位的现实主义小说,时间横跨反右运动到20世纪末,以散章的形式组成,字数大约20万字,目前已完成约二分之一。同时空余时间写一点歌词,算是诗歌的一种副产品吧。
     记   者:最近问世的《都匀市歌》,是你和范禹合作的歌词,请谈谈写作市歌歌词的过程和感想?
     彭世庄:在写作市歌歌词之前,我们查阅了国内所能找到的所有市歌歌词,发现一个共同点:所有的市歌都不是面面俱到,而是抓住了城市的一个特点。比如无锡市歌写的是太湖,杭州市歌写的是天堂,上海市歌写的是东方明珠。有鉴于此,我们选取了“山水桥城”这一传统定位,力图写出一个幽雅宁静的水边小城,犹如《诗经》中在水一方的恬静温婉的女子,写出她淡淡的、柔婉的、令人流连沉醉的美。歌词最后归结于“静静的小城在水上漂,流不尽的河水过不完的桥”,这一句反复吟唱,一个清新淡雅、美丽宁静的水边小城形象就出来了。其中“碧波染绿了满城的芳草”、“毛尖茶泡出梦的味道”这样的句子,则是当作诗来写的,希望能体现出都匀这个小城深厚的内蕴和浓郁的诗意。
      记   者:请你说说对青年作者的希望与寄语?
      彭世庄:两句话:要耐得住寂寞;个性是艺术的生命。


 
   附:彭世庄作品选
 
 《  草莓 》 
(外三首)    载于《诗刊》2009年8月号下

草莓,一群江南的村女
倚着田野青青的藤蔓
采集三月的口红
四月的胭脂
眼眸溢出花与梦的颜色
一种清纯被坚持得晶莹剔透
纤尘不染

莺声打湿的江南
将早春的心事结成草莓                 
露珠沁透乡音的气味                 
一种不可复制的淋漓之美 
从草莓嫩嫩的唇边滴落
深深浅浅
浓浓淡淡
斟满季节之杯

清明时节  整个世界
悄悄暗恋一颗草莓——
想你的日子如同草莓
柔柔的乡音如同草莓
繾眷的相思如同草莓      

日子青青      
相思青青

草莓饮啜露滴的唇
比乡音更柔
比相思更瘦

《 伞在雨中漂移 》

伞在雨中漂移
如梦在睡眠中漂移
惺忪的季节半睡半醒
伞是天空的一半
另一半
是岁月淋漓的泪痕 

且优雅且飘逸的伞
从古典断桥走来的伞
触到了芭蕉梧桐的清愁             
触到了亘古洪荒的苍凉                        
小小的纤弱的伞 
载不动尘世与天空的重量

雨滂沱
目光默默凝视
沉思如历史
雨中的伞如花飘过
却看不见梦中的那朵

乌云蔓延
季节的颜色潜入所有的心
伞与乌云之上 
天空被坚硬的雨声撕成碎片        

阳光  和我们渐行渐远 
                              

《雨声是一群飘忽的鸟》

雨声是一群飘忽的鸟
且歌且舞
纷纷扬扬          
透明的翅膀
扇动在生命之上

一些情愫在雨声中拂動
浸透大地、灵魂与天空

鸟飞在久远的洪荒里
带着水的博大  水的苍凉
穿透江南的草长莺飞      
穿透七月的孤烟大漠       
将绿色的睡眠      
花之魂  玉之魄  叶之芒                
育成季节的荷香

鸟群到达的地方
所有的事物含苞或是绽开    

雨声的鸟是寂寞的鸟 
寂寞中沉思的鸟
托起的是一种精神   
雨声没有颜色
雨声的梦比蓝天更蓝  
时光之上翩飞的鸟群
久久地 
期待一种声音

乌云中伸出闪电的根须
漂泊天涯的鸟仰天长啸

《平平仄仄的石板街》 

平平仄仄的石板街
红楼参差的石板街
翻开一册陈旧的线装书
一轴古雅的清明上河图 
密密的石板光滑如镜
落满粉黛香脂 
陈年旧事
打碎的瓷器
剥脱的丝绸         
掩藏在石头深处

逝去的朝代离我们不远
凝重的魂魄
沉积在石块与石块之间
方整的石板
如同一丝不苟的方块字          
纷乱的光阴
淹没了琵琶古筝的名曲
压皱了唐诗宋词散落的句子
   
石板街上的人
目光象石头般执著
脸庞如石头般沉郁  
灵魂有石头的硬度
石头死了
石头坚韧地活着
我们都住在同一条街上
这条街有一个尘封的名字
——历史

沧桑嬗递
石头与石头无语凝视
铅华褪净
老去的红颜
黯淡了春花秋月                              
岁月缠过的小足踽踽而行
纤瘦的足音                               
在沉寂的石板上响了千年   

――走出这条街 
需要多少时间?

  (编辑:admin  审核编辑:邹骐聪)


受访嘉宾一览(排名不分先后)

党政人士

文化名人

商界精英

文人墨客

专家学者

青春风采

民间侠客

创业精英

协会学会

创业先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