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
  1. 首页 >> 文人墨客

李自伦:怀揣黔南情怀的辑报人

 
作者:孟红 韦国丽 时间:2017-08-28 来源:黔南热线_sqldoulbeline_黔南日报

  在黔南,有一位很用心的“辑报人”,从1996年开始辑报至今,21个寒暑悄然飞逝,现已收集和编辑出了将近700卷的主题辑报。然而让人史料未然的是,在很多报纸大刊,甚至喜好收藏报纸的人,想以重金买下他的著作时,这位现年81岁的辑报人,最近却选择将自己辛苦几十年,603卷本84个专题的成果,捐赠给黔南。这位怀揣黔南情怀的辑报人,名叫李自伦。

  提起收集报纸的渊源,李自伦说始于1997年的香港回归。他说:“我当时想除了工作,我要为国家做一些事,为生活了几十年的黔南做点事,于是就选择了辑报的方式,来留住这一历史闪光点。”自决定收集有关香港回归的报纸后,辑报也从此成为了他老年生活中的一项事业。

  在开始辑报工作前,李自伦还没有退休,当时他只能在完成了本职工作后,用多余的时间来收集编辑报纸。辑报工作时常需根据主题,来收集符合内容的报纸,然后再从报纸上剪辑下来装订成册,经过一个很漫长的周期,一本专题辑报才能完工。过程虽很辛苦,但对于曾从事多年地质制图工作的李自伦来说,却也是手到擒来。

  目前,他收集到的报纸不仅按主题分类,而且根据辑报的报纸尺寸、资料多少,现已编辑成大开本150卷34个专题,中开本235卷45个专题,以及小开本218卷5个专题的辑报成果。这些分类与主题,多涉及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比如香港回归、9.11事件、抗拒非典、汶川大地震等等。当然,他也收集公益广告的图文信息,他说每一本报册的每一页都需要过塑,并制作精美的封面装箱保存,才算完成。

  他以辑报的方式,见证了国家的发展,并从中获得了成就与自豪。“刚改革开放时,我才见到11种报纸,现在已经发展为7000多种了,我可以说也是见证了我们国家报业的发展了。”李自伦说。这种发现,让他对辑报更加充满热情:“有人说我,为什么不发展自己的专业(地质工程师),去找点金矿、煤矿又不需要成本,还能赚钱,我说集报是我晚年的最大爱好,是我最想完成的一件事,是我的追求,这是现代的一种文化形式,能去做这样的事多好。”

  在2003年后,国家宣布报纸改革,县级报刊停办。然而在这之前,李自伦早已收到消息,并马不停蹄的收了两个多月的县级报纸。这段时间里,为了跟这些县级报刊要报纸,他光写信就写了两个多月,其中的苦与乐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李自伦说:“因为要寄到很多县市,写信最麻烦的事当属查邮编,而且时常写信要第一次,别人不回复,为此不得不再写一次,他们方便了就寄来,自然没有消息的也有很多。”

  李自伦一边收集一边编辑,从没仔细算过制作一本书大概要多久,收集的报纸却遍及全国各地各个县市,包括港澳台。现如今让李自伦感到自豪的是,有的县不办报了,但是他这里还能找得到,包括已经停办的瓮安报、福泉报。2000年1月1日,作为千禧年的第一天,仅关于当天的各种报道,李自伦就收集了来自全国各地600多种报纸。不过,李自伦辑报也有自己的标准,“收集报纸讲究全,不全也就没有收藏的价值。”他曾想要收外国报纸,后来收了600多种,发现还是不完整,便全扔了。

  在几十年的辑报过程中,李自伦积累了许多自己辑报的故事。2010年上海举办世博会,他订购了上海的《新民晚报》、《文汇报》以及各种小报。最多的时候,一天在单位可以收到几百份报纸,可最后在整理资料的时候采发现,《新民晚报》有个专题叫《参展国图片集》还差一大半的资料。他打电话给报社请人帮忙寻找,开始无人搭理,待有人回复又说没有,后来转请上海的朋友帮忙找未果,又联系黔南订阅《新民晚报》的人。当时除了他之外,就只有两个人订,结果他们看完就扔了。几度波折,最后还是通过儿子的上海朋友,才找到缺失的资料。

  还有,对于主题确立也存在困难。比如汶川大地震时,在定主题时产生了烦恼。有个朋友建议他,干脆就叫“国殇”,他说不太好,中国虽然摔了一跤但是要站起来,太悲伤了不行。另外一个朋友建议叫“天灾毁家园,重建显国辉”,标题虽然精彩,但地震刚发生,缺失重建部分的资料。后来他就取名《天灾无情,人间有爱》,而他的副标题是“抗拒5.12汶川大地震全程记事”。

  因为报纸内容的破碎化,辑报的程序很繁琐,是一项花精力的活,也就给李自伦制造了一些“烦恼”。而他解决的办法,就是在床上自己和自己下棋,思考如何解决各种问题,就像象棋的马跳上来“将军”后,要思考让开与躲避。除此外辑报还很花钱,李自伦说:“光收集报纸就花了19万,加上盒子包装,入册之类的加起来,已经20多万了。”他的工资不高,又要花钱来集报和辑报,很大程度还是家人、朋友的帮助和支持,才能完成这项浩大的工程。

  做报纸收集编辑还要有心,从封面、编排以及题字等,就能看出李自伦的用心良苦,原来他用木箱装这些主题辑报书,但木箱看不到书面,就换成了透明的有机板。记者仔细看了一下,这些主题辑报书的封面,由很多个线条组成,有的字是经过打磨而成,看起来十分的精致美观。他指着报册的封面说:“这个都是手工制作的,为了凸显立体感,我格外加这些框、字,用优美好看的方式来表现我的主题太重要了,就像人穿衣服。”“一个字要雕几次,别说几百卷,雕一卷都很困难,所以说我做事是很有决心的,要做就要做好,我这一辈子能把这些做好,就算不错了。”

  有一本还没编完的小开本,里面空了一页,这是他故意留出的空间,他想写一些话给读者,告诉读者辑报深意,因为有的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于自己现在的成果,他感到自豪:“这些东西很珍贵,珍贵在哪里呢?就是每一篇都是我亲自做的,字是我写的,报纸是我剪,每一篇都沾有我付出的汗水,是我一点一滴做出来的。”他想到这么一句话:“每一页书,记录着我有限的生命里的作为,或者这漫漫二十年我在集报上的努力。”有人建议他去申报吉尼斯世界记录,但他说他不需要名利:“我是黔南人,我想要把它们留在黔南。你看那一本书封面有一块布花边,那个是布依族、苗族的手工艺品,它就是黔南的象征。”

  现在他要努力完成3件事:一是收集《图说我们的价值观》。“就如有张图,是一个孩子的爸爸在洗脚,那个孩子就给爸爸捏肩膀,用图画的形式来表现‘孝’。图说价值观有用剪纸、书法、摄影等艺术形式来表现,我认为这是很有价值的。”二是编一本书叫《我的一辈子》的书,整理他自己这一生的资料,写成书。李自伦有一部纪实文学《两代人的故事》写的是他与他的父亲,仅完成了十分之一。内容手写,插画也是他自己画,“估计完不成了,时间不够了。因为要收集报纸还要整理我的资料《我的一辈子》。”三是收集十九大的报纸。

  “我收集那么多报纸,感到社会发展太好了,有人问我收集报纸的动机是什么,我就是很感谢社会,感谢国家,我要做点事情表示感谢。人民养着我,父母生我养我,我没有好好孝敬他们,我要让他们在天之灵知道他的后代没有做坏事。”他认为自己在社会上是个“矮子”:“我没有大学文凭,我没有钱,也没有权,我的父亲是逃难到贵州的,生活在民族地区,我又不是少数民族。我觉得我很‘矮’。”但是他一直在努力,坚持工作,一鼓作气,言语间也都是正能量。

  “收集报纸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值得,给我的后代子孙做榜样。”这种榜样的力量,也已经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了影响。有一天李自伦正在做着辑报的事,小孙子走到了他的屋子里,看到爷爷正在研墨为辑报册写前言,小孙子见李自伦忙着做辑报的工作很幸苦,便主动请缨帮李自伦研磨。看到小孙子从他的行为中学到了东西,让他感到非常的自豪。

  现在李自伦的700多卷主题辑报,已堆满了他家的客厅和书房,我们到他家时,他正在做着关于将自己最主要的主题辑报捐给黔南图书馆的册子。很多人都想要李自伦的报册,但他想把这些历史资料留在黔南。他说:“在黔南生活了几十年,我已经是黔南人了,我想把它留在黔南,让黔南人来保存它延续它。”至于剩下来的100卷主题辑报,他想把它留给自己的孙子们作纪念,让他们学习到自己努力做事的精神。

  简介:李自伦,1937年5月21日生,重庆市璧山县人,工程师,贵州省测绘学会会员。1945年毕业于贵州省毕节师范学校,同年底在西南地质局参加工作,1972年初调离地质系统,先后在瓮安县政协、黔南州科协、黔南州人大等部门供职。曾参与《昆明幅》地质图的研究任务,已出版个人书著《贵州省瓮安县自然经济地图集》《常规地图编制基础》等。20多年来,编辑有《邓小平同志永生》等84部大型专题报刊资料,编有《喜庆香港回归系列重书》等多部纪念文集,藏有《当代报头大观》等3部书籍,著有《两代人的故事》等文学作品。

  

  (编辑:admin  审核编辑:邹骐聪)


受访嘉宾一览(排名不分先后)

党政人士

文化名人

商界精英

文人墨客

专家学者

青春风采

民间侠客

创业精英

协会学会

创业先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