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
  1. 首页 >> 青春风采

瓮安杨老二的传奇故事

时间:2021-11-22 来源:天眼新闻

  杨老二的本名就是杨老二,他身份证上就是这么写的。瓮安县玉山镇白花村的村民是这样识别他的:那个头顶上扎“揪揪”的就是杨老二;车牌尾号是“711”的就是杨老二。他们私底下还称杨老二为“杨百万”。

  在玉山镇白花村路边的一个农庄里,这位顶着一个小“揪揪”、披着牛仔衣的年轻人给我们倒了几杯蜂蜜水。不用问,他就是杨老二,标识非常明显。身世坎坷、尝遍人间疾苦、回乡创业、赡养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残疾人……在来之前,瓮安县宣传部门的朋友给我讲了不少杨老二的传奇经历,要点太多,我一时间不知该先问哪一个。

白花村养殖大户杨老二

  不过,杨老二暂时也没给我开口的机会,他一直在接电话。

  “车牌号711,记住了哈,今天不是我来接。”

  “你就让娃娃在路边等起,会有人过来接他的。”

  “你要接孩子放学?”我试探性地问道。

  “是村里的几个小孩,父母在外面打工,我就每天帮他们接送孩子。”杨老二划拉着手机,答道。

  “免费的吗?”

  “不收钱啊!这要收什么钱?”他依旧没有抬头。

  电话彻底没电,他翻箱倒柜寻找充电器未果,只能先暂时放着。这下可算清静下来,他抬头看向我,问:“要说点什么?”

  那就从坎坷的身世开始说起吧。

  杨老二是穿青人,白花村不是他出生的地方。他尚在襁褓之中时,母亲就已去世,父亲在打工时断了条腿,之后便来到白花村与当地的一位妇女结婚,把杨老二扔给奶奶照顾。年迈的老人自顾不暇,自然也没有能力再抚养他。杨老二七、八岁时上山挖了些药材,背到集市上换了些钱,便独自一人走出了大山。一个年幼的孩子,夜里睡在公园里,白天就在街上游荡,很快,他认识了一些卖报纸的小孩,跟着他们在城里卖起了报纸,总算能让自己不再饿肚子。

  杨老二记得自己读小学的时候用过一个“正规”的名字,叫杨云,但这个名字只跟了他2年不到。他卖报纸挣了些钱,回到老家看望奶奶,老人告诉他:“你爸爸来找过你,他现在在白花村,你去和他过吧。”于是,杨老二回到父亲身边,此时已近10岁。父亲送他上了小学,让他在作业本上写下“杨云”这个名字。

  坐在课堂里,杨老二浑身不自在。环顾周围,全是比他小几岁的小孩,他感觉那些孩子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读了一年多后,杨老二的腿突然患了病,走不了路。丧失了劳动能力的父亲将他带到山下河边的电站,也没说什么,便独自走了。过了一晚,父亲又来到河边,默不作声地把他接回家去。

  经过了那一晚,杨老二不再抱有希望。那条腿奇迹般地自愈,他便独自出门,头也不回地向村外走去,此后不再用“杨云”这个名字。

杨老二养殖的各种家禽

  虽然只有12岁,但杨老二显得比同龄人成熟许多。在城里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一家做汽车美容的厂肯收留他。跟着师傅们搬搬抬抬,杨老二算是学到了一些本事。两三年后,修车厂老板因为妻子离世,无心再经营生意,竟把厂盘给了这个尚未成年的小孩。

  没有读过几年书,又对政策法规一窍不通,那时的杨老二甚至连身份证都没有。只懂得一门心思往前冲,他的修车厂也曾红火过,但很快,就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经营下去。有了一点积蓄,十多岁的杨老二开始往更远的地方走去。北京、天津、浙江、福建……走过大半个中国,杨老二终于在广东找到了落脚地。

  他在一个宵夜摊上遇到了一位开工厂的老板。一番攀谈下来,对方说:“我们厂里不招人,但你要吃饭随时来。”话是这么说,但杨老二最终还是在这里觅得一份工作,主要业务就是做酒店装修的销售。凭借能说会道和丰富的社会经历,年纪轻轻的杨老二业务能力让老板大加赞赏,不仅升他做主管,还配了两个助手协助这位不懂电脑的年轻人跑业务。

  20岁左右,杨老二回乡了,是玉山镇政府工作人员打电话来叫他回去的,他的父亲得了重病。

  杨老二回到阔别了近10年的村庄。村里似乎有了些变化,过去稀疏的山坡如今已变得茂密,一些人家盖起了新房子。但有一样东西没有变——村民们看他的眼神。他们都不说话,也不愿和他对视,但从这些人身旁走过时,仍能感觉到身上被刀子刮了一下似的。

  他知道人们为什么会如此看他,一个消失了近10年的人突然回村,改变的可不仅仅是容貌。到了父亲住的房子里,杨老二更明白那些眼神的含义。这屋子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房屋里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屋顶也有破损。而这房子还是村里利用扶贫政策帮他修的,不然,或许这位病入膏肓的老人连个遮雨的地方都没有。

乌骨鸡也是他养的特禽品种之一

  杨老二安顿好父亲,挣来的钱全用来给父亲治病了。5年后的某一天,正在贵阳跑业务的杨老二接到村里的电话,通知他父亲已经离世。杨老二带着妻儿回到村中,为父亲操办丧事。深夜的白花村,杨老二家的灵堂亮着幽幽灯光,屋里静悄悄的,完全没有农村白事的喧嚣。父亲的灵前只有5个人,杨老二和他的妻子、两个孩子,以及继母。4天里,只有几个村民短暂出现过,送了帛金便匆匆离开。而杨老二则4天都没有睡觉,日夜守在灵前,向陌生的父亲做最后的告别。

  父亲的离世让一些人失去了焦点,便将关注都转移到杨老二身上,他怪异的发型、张扬的作风,都成了一些人评判的标准:“这个杨老二也完蛋了。”

  原本可以永远告别这里的杨老二,此时却更加频繁地回到旧屋。父亲去世之后,继母也另嫁他人,留下一个下肢残疾、无人照顾的侄子。村里把侄子的亲戚叫来聚在一起,问他愿意和谁一起生活,他指了指杨老二。

  杨老二是唯一一个认真照顾过他的人。之前,杨老二在照顾父亲之余偶尔会去河边钓鱼,见这位没有自理能力、只能天天待在家里的男子实在可怜,便带上他一起去河边透透气。杨老二背着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上山下山,坐在河边一边钓鱼一边和他聊天,感觉像是朋友一样。

  杨老二没有拒绝这位老哥的请求,无论走到哪里都把他带在身边,也正因如此,这位从未走出过玉山镇的男子,终于在30多岁时体验了高铁、飞机,见过了大海。

  父亲去世一年后,杨老二开着新车回到村里,4个圈的车标刺得人眼睛发酸。杨老二的耳朵里钻进了一些声音,说道:“肯定是租来撑面子的吧。”他并不理会这些嘈杂的声音。此时的白花村里,有不少人外出打工,而杨老二则在附近的城市承包了一家工厂,回到村里贴出招聘的告示。不少人跟着杨老二在厂里挣了钱,荷包满了,话也少了许多。

  村里的变化也越来越剧烈。脱贫攻坚工作在这个省级二类贫困村里遍布每个角落,因村民外出打工而闲置的土地,也被村支两委统筹起来发展经济作物种植,少数民族文化广场等硬件设施逐步完善,白花村的面貌焕然一新。

杨老二回乡建的新房

  在外经营工厂的杨老二更想回乡了,他认为这是一个抹去那些眼神的机会。他回到白花村,爬上几座山,又来到河边,从未如此认真地观察过这个陌生却也熟悉的村庄。漫山绿树、河流清澈,白花村处处散发着自然的生机。“这是个搞生态养殖的好地方。”他心里盘算着。

  杨老二在网上搜寻,了解到广西的特种禽类养殖比较成功,便开着那辆奥迪车来到广西。他把车停在马路边的停车位里,徒步走进了那个远在山里的养殖场。养殖场老板看着这位20多岁的小伙子,顶着一个小“揪揪”,看起来像个“愣头青”,问道:“年纪轻轻的……2000元一个月你干不干?”

  杨老二乖巧地点头:“干!”

  “真的?”这位老板见他没有讨价还价,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啊!”杨老二表现得很坚定。

  他就这样在养殖场里安顿下来,当起了杂工。养殖技术哪有这么好学?喂食、打扫这些苦力活谁都会做,最关键的环节是骟鸡、防疫等技术活儿。年纪不大,却早已有十多年社会经验的杨老二当然知道其中的人情世故,他找准了一位好打交道的技术员,不时递上两包烟,又时常请对方吃饭,一来二去,关系便越来越好。

  某天,这位技术员在房里骟鸡时,突然神秘地探出头来,冲杨老二招呼:“小伙子,你进来。”杨老二悄悄钻进去,虽然没有插手任何一个环节,但那些手术技巧都已尽收眼底。

  两个多月后,杨老二向养殖场老板请辞,而这位老板也当他是还未定下心的毛头小子,便随他去了。

  2018年,杨老二回到白花村,流转了30亩土地,建起了特禽养殖场。

  “养这些鸡也能挣钱?别被饿死了噢。”村民们见这些长相奇怪的鸡,无不冷嘲热讽道。

  杨老二依旧没有理会,只管干自己的活儿。虽然学习了2个月掌握了一些技术,但实际操作起来依旧困难。他引进了5000多只珍珠鸡鸡苗,小心翼翼地培育,但由于设施简陋、设备不全,5000多只鸡苗只存活了40多只。杨老二也不灰心,又买来新的鸡苗补上,同时也四处打听、学习养殖技术,终于慢慢稳定了下来。

杨老二的养殖场

  嘲讽的声音仿佛随着杨老二销往各地的鸡一起远去。此后的几年里,杨老二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当地村委会、驻村干部、农村信用社工作人员为他提供了不少支持和服务。2019年,新来的驻村工作队队长王康文,还动员他带着村民们一起干。

凤歌鱼舞生态农庄

  几经动员后,杨老二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他把鸡苗发放给村民们,对于经济困难的农户,他也不计较成本,让对方先养殖,他再来回收。发放鸡苗之后,他还全程跟踪为村民们提供技术服务,指导大家如何养殖这些特殊禽类。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杨老二积累了广阔的人脉,不仅养殖的特禽不愁销路,还能把普通的鸡蛋、鹅蛋卖出个好价钱。渐渐的,村民们有卖不出去的东西就来找他,他统统照单全收,有时甚至会给出比市场价更高的价格。从小就浸泡在网络世界中的他,对当下的互联网营销也深谙其道,每周六下午他都会在QQ上进行3个小时的直播,在直播间里销售村里的鸡蛋、腊肉等农产品。

  2021年1月1日,杨老二的凤歌鱼舞生态农庄开业。他并没有大摆宴席,只是说请村民们一起吃顿饭。结果,几乎全村人都自发前来祝贺,还有许多其他乡镇的朋友也纷纷前来捧场,那一整天他都忙得脚不沾地。他网购了600把雨伞,印上了农庄的名字和电话,送给一些朋友,也想借此做一做推广。

杨老二与和他一起生活的亲戚

  农庄就在公路边,不仅有供人聚会的小木屋,也养了一些特禽作为展示。他几乎每天都待在这里,那些步行走向村外学校读书的孩子们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些小孩看起来实在可怜,每天都要步行几公里去读书,下雨天连把伞都没有。杨老二想了想,翻出那些尚未送完的伞,一把把撑开,将上面的宣传信息覆盖掉,然后一股脑儿地都送给了学生们。

  这还不够。他又开来新换的越野车,把无父母看管的孩子们都招呼上了他的车。“记住,我的车牌号711。”他对孩子们的父母说,“以后我接送他们上下学。”

  2021年,是杨老二正式回到白花村创业的第4年,一个农庄、两个养殖场,还有带动养殖的数百位村民,但这些并不是他的终点。这一年的秋天,杨老二在朋友圈里晒出一张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这是他前一年花了不少时间去学习的中式烹调师证。他说他还有很多事想做,把农庄的菜做好,还想就着这个场地搞一个照顾留守未成年人的地方,不仅负责帮忙接送,还能帮忙照顾。

  “为什么要做这些?”我应该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

  “可能因为我自己吃过那些苦,就特别不愿意看到别人有和我一样的遭遇吧。”杨老二甩了甩头顶的小“揪揪”,故作潇洒地说。

  (编辑:  审核编辑:保超燕)


受访嘉宾一览(排名不分先后)

党政人士

文化名人

商界精英

文人墨客

专家学者

青春风采

民间侠客

创业精英

协会学会

创业先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