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
  1. 首页 >> 民间侠客

兰朝志 史顺敏:城市美容师的苦乐人生

——记贵定县环卫工的感人故事
作者:罗庆荣 时间:2015-11-02 来源:黔南热线

    一个雨天,我们前往县城边上兰朝志的出租屋,七拐八弯,才转到一个小山坡脚。那屋子其实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小工棚,瓦楞上长着稀蔬的枯草,四壁破败,裱糊着无数的纸片、油毛毡,颜色簇黑,一种怪味扑鼻而来,地上高低不平。总共有两间房,一间宽的被隔成三小格,除了两张床和一些生活用品,堆放的全是他们的“宝贝”——从垃圾堆里面捡来的瓶瓶罐罐。

    兰朝志1958年出生在一个偏远的苗族山寨,山路崎岖,庄稼地离住处远,劳动量强大,田少土多,种出来的粮食不够温饱,必须外出打零工来补贴家用。兰朝志是当地的少有的几个高中生之一,早年在老家当过两年的代课教师,因为要照顾双亲和年幼的女儿;加上二女儿在贵阳读卫校,开支不小,兰朝志决定放弃代课,与妻子一道进城打工,从此与垃圾“结缘”,365天连轴转。

    夫妻俩干活所在的垃圾中转站每天进出垃圾50多吨,是县城最大的中转站。他俩基本上不分白天黑夜,每天干活10多小时。凌晨4点钟起床,从一天的垃圾清运工作开始。虽然是小车运来倒腾在大车上运走,但小型垃圾转运车上的垃圾因为潮湿和腐烂,经常粘在车上倒不干净,有时又倒超出大车泼洒在地上。夫妻俩就在大车与小车之间来回奔波,在恶臭冲鼻的环境里爬上小车把剩余的垃圾掏干净,然后把地上的垃圾铲上大车,爬上大车盖上篷布才算完事。一辆大车装满垃圾,前往垃圾焚烧场,另一辆大车又进来了。兰朝志的工作就是这样,不间断的重复着。星期六是贵定县城的赶场天,垃圾更多,夫妻俩和其它清洁工一样,要干到晚上八点。

    轻伤不下火线也是常有的事。有一次,清运车司机在倒车时没看到埋头干活的老兰,把他的头皮挂破,鲜血直流,但老兰悄悄的去私人诊所包扎了一下,一声不响的回来干活了。

    加班也是常有的事,有些驾驶员不按规定的作息时间,过了晚上九点,还把垃圾运到中转站,老兰夫妻俩又接着干,直到清理完毕,甚至晚上12点也来敲门,运垃圾进来,夫妻俩从睡梦中又爬起来,接着干活。

    大年三十夜,三个女儿齐齐携夫带儿的来到老兰的出租房,一家人好不容易团圆,刚刚举起酒杯,环卫所负责人刘维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老兰,麻烦你家俩个去一下,有几车垃圾没有处理完。”老兰接完电话,不用分说,与妻子立马赶去垃圾中转站处理垃圾。为了他人的团圆夜更团圆,为了千家万户的日子更舒心,他们就是这样默默无闻的辛苦劳作。

    夫妻俩累了,就坐在垃圾堆旁边喝上一口凉水,甚至吃午饭,过路之人捂着鼻子惟恐避之不及,夫妻俩却始终微笑着。有一次,一个穿着高贵的女人走过老兰身边,一边揩着嘴角,一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乜斜老兰,不远处就是垃圾桶,她却将纸巾丢在老兰刚扫过的地方,然后扭着时装步,“款款远去”,憨厚的老兰默默走上前,将纸巾一片片拾起。“累点脏点我不怕,我最怕有些人看我的那种眼神。”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不耽搁工作,老兰夫妻俩有时打出租车来上班,费用开支大不说,有时还遇上的士“拒载”,而且是家常便饭。有些司机看着他们穿的一身工作服,就知道他们“什么的干活”, “滋溜”一声,的士扬长而去,留下一股尾气陪伴老兰夫妻俩。

    从原来神圣的讲台转战垃圾场,我问老兰当初有什么感想,他笑笑:“只是开始的那段时间有些害羞,觉得没面子,最怕遇见熟人,时间长了,也就‘白胆’ 了。”顿了顿,他啜了一口酒,突然声音加大,“没得什么遗憾的,我喜欢每天的垃圾清运工作。”

    当初40出头的老兰带着妻子来到贵定县城,最初工资是200元,现在涨到千元,对于这点有限的报酬,夫妻却很知足了。妻子史顺敏:“我们干这个体力活,虽然脏、累,但钱来得干净,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晚上睡得安心。”

    夫妻俩2001年进入这个行当,10多年风风雨雨,没有摧垮他们,他们反而越战越勇,越来越坚强。老兰是铁打的身板,从来不生病,顿顿不离酒,但喝不多,老伴笑着说:“他不喝酒反而干活没劲,酒像汽油加进车子里面,喝了全身是劲,干活永远不会累。”老俩口相处和谐,也许,酒是他们的夫妻情感的润滑剂吧,每每喝到兴头上,老兰总爱递上酒杯,一定要让大他1岁的老伴啜上一口,看着老伴被酒熏得流眼抹泪的样子,老兰笑得合不拢嘴。

    在环卫所干了10多年,干出了感情,他们把环卫所当作自己的家,千方百计替所里着想,有一次,妻子史顺敏在环卫车上摔下来,也是最严重的一次,住了20多天的院,还是没恢复过来,史顺敏悄悄溜回家,找来乡下的草草药包扎,身体就恢复了,为环卫所节约了一大笔开支。

    垃圾中转站安排了一间几平方米的小屋给老兰夫妻俩,方便临时加班和做午饭,就在垃圾场的院坝里,累了的时候可以躺一下,下雨的时候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还可以在里面做饭吃。虽然小屋弥漫着垃圾的味道,但夫妻俩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像兰朝志一样没天没夜干活的,贵定环卫所有近200人。他们每天担负着百余吨垃圾的打扫和清运。早上八点前,第一组人员第一次普扫,第二组人员保洁,第三组清运;中午12点至下午2点以前第二次普扫,2点以后第二组人员又来保洁。周而复始,365天不间断,就像转动的陀螺。

    结束语:

    一群与垃圾打交道的人,掩没在繁华的城市里面,幸福对他们来说是什么?也许,就是一杯小酒,泯在嘴上,甜在心里;也许,幸福就是走在路上的行人对他们的一个浅浅的微笑。

    美其名曰“城市美容师”,但他们的工作之苦,待遇之低,生活环境之差,非常人可以想象!

    他们不会说什么豪言壮语,相信大家也不需要他们说什么豪言壮语,因为,他们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他们如春蚕,默默吐丝,织就人间美锦;他们如蜡烛,点点星光照亮人间。当你在酒吧享受音乐与美食的同时,他们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迈着疲惫的身躯往回走,在低矮潮湿的出租屋里准备生火做饭……

    他们不需要同情,更需要理解,他们不需要怜悯,更需要尊重。当然,我们不是说一定要像他们去做清洁工,去过那种苦日子。也许,是生活选择了他们。我们只希望,当你处于逆境的时候,想想他们所处的环境,他们尚能坚持,而且乐观向上,你又为什么做不到呢?我们只希望,在我们享受生活的时候,把他们作为我们的榜样,把对他们的尊重和关怀化作我们干实事的力量,努力干好本职工作,为家乡、为祖国,共同营造更美好的明天!

   

  (编辑:admin  审核编辑:邹骐聪)


受访嘉宾一览(排名不分先后)

党政人士

文化名人

商界精英

文人墨客

专家学者

青春风采

民间侠客

创业精英

协会学会

创业先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