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
  1. 首页 >> 党政人士

特等功臣孙庆海:百岁百年 同心同向

作者:文隽永 田高 牟泗亭 时间:2021-07-05 来源: 黔南日报

  他从枪林弹雨中走来,立功受奖数次,却从不以功臣自居,连曾经和他一起工作几十年的同事都不知道他是特等战斗英雄。直到建党百年的今天,才被知晓。

  他就是原籍山东,现居我州福泉市的100岁老兵孙庆海。

特等功臣孙庆海

  6月23日中午,记者在福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张启刚的热心引导下,来到福泉市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孙庆海老兵。他身着老式警察装,躺在轮椅上,手里始终捏着一枚新纪念章不停地抚摸,久久不肯放下,摸着摸着眼泪就下来了。

  这是当天上午,孙庆海所在单位福泉监狱离退休干部科同志送来的“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他的幺女儿孙兆霞说:“父亲光荣入党已73年,为党奋斗了一辈子。”

  这一枚小小的纪念章,是孙庆海一生追随党、忠于党的最好见证。由于孙老年岁甚高,身患疾病,记忆模糊,说话艰难,但从他口齿不清的表达中,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烽火连天的年代。

  戎马倥偬前半生

  孙兆霞告诉记者:“许多年以前,母亲就说过父亲晚上睡着了都流眼泪,经常睡觉起来枕头都是打湿的。当年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们,一个个都倒下了,他还能活着,成家生子。”

  这种伤痛绵延太久,是战友对战友的思念,更是幸存者对牺牲英雄的缅怀。

  与党同岁的孙庆海,前半生戎马倥偬,从炮火硝烟中走出来。

他的幺女儿孙兆霞向记者讲述孙庆海的故事

  1921年,孙庆海出生于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杜郎口镇后孙庄一个雇农家庭,父母早年去世,留下他们三姊妹相依为命,在苦难中成长。

  1937年10月,侵华日军进犯黄河北岸,山东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兼聊城县县长范筑先与共产党建立统战关系,率部建立鲁西北抗日根据地,热血青年孙庆海投身范筑先领导的抗日部队。

  1938年11月,日军以聊城为中心目标,进攻鲁西北,范筑先率部孤军奋战,因寡不敌众,共有700多名将士牺牲,范将军父子在保卫聊城战斗中殉国。2009年5月,范筑先被列入“100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如今,孙庆海成为抗日战争中“聊城保卫战”的幸存者和见证者之一。

  为巩固华北与华中抗日根据地的联系,中共中央北方局于1940年3月底成立中共冀鲁豫区委员会和八路军冀鲁豫军区。1945年9月,茌平县解放。1946年4月,孙庆海成为八路军冀鲁豫军区茌平县大队战士,先后在齐河县六分区独立营、独立团十一旅五营五连任副班长。1948年3月,由副排长张志柱和副班长王扬水介绍,孙庆海加入中国共产党。

孙庆海的主要事迹

  据孙庆海珍藏的“传家宝”立功受奖证书显示:“1948年7月,任冀鲁豫军区六分区十一团五连战士,在山东省齐河县小包庄战斗中,因作战勇敢,经营、团、军分区评功,报请冀鲁豫军区批准立特等功。”孙庆海参加的这场战斗就是著名的“济南战役”。

  1948年11月至1949年4月,孙庆海随部队支援华东和中原野战军部队,参加了著名的“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

  1949年8月,孙庆海所在部队升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十七军五十一师一五三团二营四连(迫击炮连),南下西进贵州,参加解放黔南及剿匪斗争。

  1950年至1952年,孙庆海在独山军分区(现都匀军分区)都匀县武装部三区(坝固区)工作。

孙庆海的立功受奖证书

  1953年,孙庆海转业到三都县二区工作任组织干事;1954年上半年在贵阳革大和工农干校学习,同年下半年,调到贵州福泉磷肥厂(贵州福泉监狱)工作。

  上战场,是服从命令;脱军装,也是服从命令。孙庆海就这样转业到贵州福泉监狱工作,从特等功臣,转身成为一名默默无闻的新中国建设者。

孙庆海荣获“光荣在党50年”奖章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奖章

  老骥伏枥葆初心

  孙庆海在监狱系统从事安保工作20多年,直到1985年离休。

  “父亲在监狱工作,主要是对服刑人员进行日常管理,对每个人的基本情况、思想波动都掌握得一清二楚,有时进行教育疏导,有时也严厉对待,服刑人员都服他管,既怕他又敬他。”孙兆霞告诉记者。

  “我曾经是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是共产党送我去读书学习,才有了知识,积累了文化。”孙兆霞说,父亲老了都还时常念叨这句话,“父亲把党的恩情看得很重、记得很深”。

  “父亲和母亲结婚也是组织安排的。组织介绍我的母亲王积辉给他,可是转业到福泉监狱工作时他已经36岁了,我母亲觉得他年纪太大。”孙兆霞说,后来是她的外婆看中了孙庆海,觉得他是个“老实人”,革命军人能吃苦能干事。

印有孙庆海手印的简历

  孙兆霞说,“母亲是福泉市(原平越县)凤山一个富裕人家千金,父辈重视教育,她在平越县城读书,解放后成为龙昌小学教师。”

  老人常常告诫子女:“家里有个现成的老师,要好好学习,努力工作,一辈一辈培养成材,千万不要想到‘走后门’‘托关系’,除了靠自己凭实力,其他都是行不通的。”

  孙兆霞说,“父母生育我们有四姊妹,都是通过自己考学得的工作,两个哥哥是警察,也在监狱系统工作,他们工作后还不断学习考试,通过努力还得到了转干的机会,孙女不负期望,已从中山大学研博毕业。”

  当记者询问到孙庆海老人的出生日期时,孙兆霞说:“父亲是1921年出生的,但是具体月日真是不清楚,因为他也从来不过生日。”

孙庆海注视着手中的五星红旗

  “老实、低调”是孙庆海一辈子留给子女和周围人的印象。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方显一名真正军人的英雄本色。

  “几十年来,父亲把他在部队获得的军功章、纪念章深藏家中,从不提及。直到今年建党100周年,新闻媒体都在宣传老党员老英雄,我才把父亲藏在家里的‘立功受奖证书’翻出来,给亲友们分享。没想到被福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干部知道,张局长主动找上门来了解核实,并向上级组织部门汇报。这样,我父亲‘特等功臣’的事情才第一次向社会公开。”孙兆霞向记者讲述了父亲英雄事迹被“曝光”的经过。

  红色薪火代代传

  3年前,孙庆海的身体每况愈下,需长期住院休养。如今说话行动都很困难,但意识清楚,眼神中仍有着军人的坚毅和刚强。见到我们的到来,老人很是高兴,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

  “小时候住平房,老鼠特别多。在一个院里,别人家都是棍棒打鼠,动静大,我父亲从来都是徒手抓鼠,快准狠。”孙兆霞说,别说是小小老鼠了,70多年前,父亲简直是“开了挂”——在战场上徒手把日军的机枪从碉堡里生生拽出来,正喷射着火舌的机枪枪管通红,手上的皮都烫没了还要继续战斗。

孙庆海年轻时候的照片

  “以前听父亲说,战争年代,随时都有敌军偷袭,一吹哨就马上抓紧时间原地休息,有时候脚下是水凼也要睡,还要保持高度警惕,随时都要进入战斗状态。”孙兆霞说。

  “父亲在老家时准备结婚,结婚的衣服和照片都准备好了。因为打仗,父亲报名参军入伍,当时就没结成婚。我们回老家时看到父亲当年准备结婚的照片才知道这段往事。”孙兆霞说。

  “当过兵的人,就是闲不下来。我父亲96岁时还是每天坚持运动锻炼身体,而且只要有时间便会拿起书本阅读,党报党刊新闻联播是每天都要看的,党费坚持自己交,党组织生活也从不缺席。”孙兆霞说。

福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记者与孙庆海合影

  孙庆海自1946年参军离开家乡,到今年75年了,才回老家3次,晚年经常念叨家乡亲人。岁月虽然染白了老人的鬓发,但冲刷不掉他心中刻骨铭心的记忆。孙兆霞说:“打日本鬼子是父亲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但是他现在老了,耳不聪、目不明、说话困难,他的故事和精神我们孙家人会一代一代讲下去传下去,激励子孙后代。”

  采访结束离开时,孙庆海老人拉了拉女儿的衣角,示意送送我们。老人静静地躺在轮椅上,嘶哑的声音已很难发出,眼镜后面的泪水也许是他最美的语言:他在和我们告别,仿佛也在和自己的百岁告别,和他出生入死的战友告别。

  (编辑:  审核编辑:冯薇)


受访嘉宾一览(排名不分先后)

党政人士

文化名人

商界精英

文人墨客

专家学者

青春风采

民间侠客

创业精英

协会学会

创业先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