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当前位置:
  1. 首页 >> 党政人士

18年凿“天路”——记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王长武

时间:2021-03-01 来源:黔南热线综合整理发布

  “有女不嫁冗阶郎,搭个窝窝就是房,整年只有一月粮,一年难得赶回场。”这首打油诗在平塘县甲茶镇西凉片区流传了很多年,真实描述了曾经平塘县甲茶镇团结村冗阶组的贫穷与落后。

  冗阶,平塘县甲茶镇团结村所辖的一个村民组,地处贵州省平塘县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月里的交界处。在这片喀斯特地貌中,分布着数以千计的峰丛洼地,冗阶就坐落在一个由几座山峰围成的椭圆“碗底”里。42户人家的房屋沿着山脚铺开,形成一个约3平方公里的村落。而唯一与外界联系的只有那条盘旋在陡峭山崖的“毛毛路”,闭塞的交通条件严重影响了村民的出行和发展。

云层就在“天路”下


  “命”悬一“线”:走了几辈人的“苦情路”

  鲁迅先生有句名言:路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成了路。这话放在冗阶,路还真是由若干辈的冗阶人一脚一脚“踩”出来的,这条“路”,随坡就坎,随弯就势,不过二、三十公分宽的样子,不管是从山上往下望,还是从山下往上看,就像是“蜷曲”在山间的一根“丝线”。

早些年,王长武带领群众修“天路”

  祖祖辈辈的冗阶人,就把他们人生的命运系在这根“丝线”上。闲里平时,走亲访友,来来往往,都得提心吊胆地倚着山崖、贴着绝壁遭受行走二、三个小时的煎熬。驮点东西进寨,从公路边起步,到达寨子,再强壮的马匹,也得口吐白沫。家里喂了头300斤的大肥猪,根本没商贩上山来收购,末了,只好自家杀了拿到集市上卖。可是这一“拿”并不轻松,须砍成好几块,请上几个强壮劳力轮换着挑抬。请人办事,“招待来招待去”,所剩的那点赚头,不过是几斤盐巴辣子钱……

  习惯了,一代代的冗阶人走过,也都只是有心无力地望“路”兴叹!和大家一样,王长武也无奈地在心里长叹了很多次——但这一次,在他将要长长地将那叹气“嘘”出时,却在心里“哽”住了:2003年,冗阶被纳入全县第二轮农网改造计划。按有关规定,农网改造水泥电杆的搬运、栽立,由受惠村组自行解决。穷得“叮当响”的冗阶,根本无力集资请人,只得举全寨之力投工投劳。

早些年,王长武带领群众修“天路”

  一根10米长的水泥电杆,半吨多重,16人抬集体协作行走在平地上,尚且可以。但要到冗阶,十几个人要步调一致地踩在一根悬乎乎的“丝线”上,和玩杂技走钢丝一样惊险。更要命的是,这么长的钢筋水泥电杆直愣愣地往前走,与弯来拐去的路处处“狭路相逢”。怎么办?这可把王长武和全寨人逼上“绝路”:杆让路,那是不可能的,王长武只好带着寨上的人,拿着皮尺一路测一路议,哪儿可以拓宽一点,哪儿需要垒筑起来,哪儿需要扎上围栏当作扶手……这之后,大家才抬着一根根电杆一寸寸往上挪,全寨20多个青壮年整整花了两个多月,才把10多根电杆抬上山、栽进寨。期间,好多人磨破了手,摔伤了腿,扭伤了腰……

  冗阶小寨亮起电灯的那晚,全寨人笑开了花,但王长武笑不起来,他在心里流泪:再大的馈赠,再美好的希望,因为这条路,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接下来的一件事,又一次深深地灼痛了王长武:2004年,一场火灾将冗街组20多户群众的房屋付之一炬,其中就有王长武的老宅。在全组老少如临绝境之时,王长武站了出来,带领大家重建家园。房屋是各家的,但寨子是大家的。重建的过程中,哪家缺劳力、少人手,哪户少柱子、少瓦片,王长武都尽力去协调。但有些事,他也只能干瞪眼:还是那条路,建房的材料只能靠肩挑马驮运送进来,其他地方几天就能就位的建材,在冗阶却要搬运几个月;建同样的房子,要比邻村多花4倍以上的价钱……自己身处其间,感受最深也最真切,这一次,王长武终于在嘴里把这几个字咬碎吐了出来:“一定要修条路!”

  凿“壁”偷“宽”:漫漫近十年的“不了情”

  至于要修一条什么样的路,王长武说,当时他还真没认真地想过。“就是想把这条若干代人走过的路修宽一点,填平一点,大家伙进进出出安全些,走起来危险少一点。”

  王长武把自己的想法与乡亲们商量后,大家也没有过多的考虑,立马异口同声地应了下来:那就修!于是家家户户派出强壮的劳动力走上“前线”,还凑了3000多块钱作为启动资金,买了几根钢纤、几把大锤、几截撬棍、几捆麻绳。钢钎用来扎石,大锤用来碎石,撬棍用来挪石,麻绳用来把人系在绝壁上。似乎所有的“装备”都很齐全,大家都考虑得也很周到。

王长武带领乡亲用钢钎、大锤凿路

  但是,现实却很残酷。客观条件的恶劣并不因村民的热情变得让人暖心,平时空手行走都让人胆颤心惊,现在却要悬空在岩壁上细抠万年石,胆儿大的不说,大脑里晃过种种可能出现的意外场景,好些鼓足了勇气“下去”操作的人被拉上来放在安全处,屁股刚落地,整个人都吓瘫了……慢慢的,出工的越来越少,没几天,大家伙全蔫巴了,工程只好停工。

  王长武心里焦急,却也无可奈何,除了几句激励的话,他也不知怎么办。但有一点,他心里很清楚,这路修不出来,乡亲们的苦还将继续下去,哪年哪月没个头!苦苦思索了几个昼夜,他作出一个决定:出去打工,赚钱回来买设备再修路。

  于是,从2004年春节后开始到2010年,整整七年,王长武外出打工“赚钱”。每年,只在农忙时节跑回来犁田、薅秧、收割。

  每次回来,王长武总要到那条“半途而废”的路上搬几块石头填填坑,铲几铲沙泥补补凼。大家知道王长武心里的苦,见他出工了,也总会有乡亲三、五成群地跟在他后面一起上“工地”。没有笑声,也没了当初那股子豪情,大家想的,就像是替祖祖辈辈的先人,无怨无悔地偿还“子孙债”一样,尽力而为,求个踏实。

冗阶组群众投工投劳集体修路

  七、八年的时间,王长武和乡亲们在不知不觉中,竟把原来仅二、三十公分宽的路弄成近一米宽的泥巴路。除了流汗,王长武“投资”了多少打工钱他也记不清了……

  这时的王长武,虽然没有再“振臂一呼”号召父老乡亲们修路,但这条进出冗阶的路,已经在他心里渐渐有了清晰的轮廓。他不说,他知道乡亲们承受不起;但他在内心深处相信,这条路总会修成!

站在亲手凿出的毛坯路上,王长武别样开心

  “惠”民致“富”:造福子孙万代的“康庄道”

  随着在外了解的信息越来越多,王长武心中“有一天总会把路修成”的信念也越来越坚定,他相信党委、政府肯定会帮他们一把!

  从此之后,每次出去,他都要到乡里“打个招呼”:“我出去打工了”;每次回来,他都会到乡里报个到:“我回来忙几天”。

  王长武的一言一行,让地方党委、政府很揪心!

  终于,2011年,乡里为冗阶争取到了30万元的修路资金。有了这笔钱,王长武又一次发出了“全寨动员令”。经过反复研究,他们决定请爆破公司破岩扩路,全寨42户人家,外出打工的悉数回来,青壮年搬石清场,老人坐着磕碎石,小孩放学后上路为爷爷奶奶当“搬运工”,妇女烧水煮饭。伴着轰隆隆的炮声,冗阶的山上,天天热闹得像过年。而作为领头人,王长武更是一天也没落下。但是除了熟识的寨邻,很少有人知道,正当工程进行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他的妻子由于脑部疾病瘫痪在床,万般无奈下,他只好含泪把在县城念书的女儿叫回家照顾母亲。

  顶着烈日,迎着寒风,经过近一年的努力,一条4000米长、4.5米宽的毛坯路基本成型。

道路基本成型


  2013年,原西凉乡并入摆茹镇合为甲茶镇。当地党委、政府作出决定:扶持冗阶群众把路面铺平。

  2014年,镇党委、政府领导班子几上冗阶,深为这条“天路”的修建历程震动,表示将及时上报县委及有关部门,倾斜帮扶,把这条路彻底修好。

在党委、政府的帮助下,冗阶“天路”得以硬化

  随后,县四家班子先后带着全县科局、镇乡干部走上“天路”。面对险要的“天路”,平塘决定“尽快将路面硬化,安装好防护栏。”

“天路”硬化完成,汽车驶进冗阶组

  党的春风吹进门,修建“天路”拔穷根。2017年1月9日,冗阶“天路”正式通车,祖祖辈辈多年来的心愿终于变成现实。

  历经18年的艰苦奋斗,一条盘绕在悬崖峭壁间的“天路”修通了,成为冗阶连接外界的大动脉,让群众结束了肩挑背驮、翻山越岭的历史。

这条道路,群众倍加珍惜

  如今,团结村实现了组组通水泥路,房子、产业拔地起,群众自食其力奔小康,生产生活条件从根本上得到了改善。

  路通了,村里建起合作社发展养牛,规模最多的时候有200多头,在合作社的带动下全村群众都在路边种起了皇竹草、在家里建了圈社养牛,由合作社牵头带领大家集体销售,村里的肉牛远销广州,现在已卖两批赚了100多万元,每家每户至少赚了2-3万元,这在路没通之前是无法想象的。

团结村肉牛养殖项目

团结村皇竹草喜获丰收

  “玉带”绕青山,天堑变坦途。王长武带领群众绝壁凿“天路”,成了脱贫攻坚路上的新“愚公”和领头人。至2020年,王长武以及团结村“两委”带领全村342户1686人贫困户全部脱贫,新建和改扩建并升级硬化村级道路11条,总里程达87公里,解决了447户2167人的出行难问题。(平塘县融媒体中心记者:田举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陈庆 甲茶镇党政办整理报道

  (编辑:  审核编辑:)


受访嘉宾一览(排名不分先后)

党政人士

文化名人

商界精英

文人墨客

专家学者

青春风采

民间侠客

创业精英

协会学会

创业先锋

回到顶部